• 第八十三章 再会八歧(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来到了陈公公的房间之外,司徒玲率先一步迈上台阶,轻轻的用手指叩响房门。

          “谁啊?”里面传出来一个很刺耳的声音,不男不女,一听就知道肯定是陈公公。

          “陈公公,我是玲儿啊!”司徒玲马上用那种最天真可爱的声音娇声的呼喊道。

          “玲儿回来了?”陈公公的声音明显的兴奋了一下,看来他对司徒玲还是很有感情的,然后就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显然他刚刚应该还在床上,这是刚刚穿上鞋,都没来得及穿好便跑了过来。

          “玲儿,真的是你啊!”陈公公打门,看到面前果然是司徒玲,眼睛笑得都眯成了一条缝的说道。

          “是啊,陈公公,人家好想飞你的。”司徒玲仿佛一个孩一般,扑到了陈公公的怀中撒娇的说道。

          “你呀,这次可真的是太任性了,你父亲为了找你,可是已经传令天下,必须要找到你的。”陈公公摸了摸司徒玲的头,语重心长的说,“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不用说是你的父皇了,就连我也一直在担心着你,那个小听说是个风流成性的家伙,你要是跟着他肯定会吃亏的。”

          “陈公公,我来给你介绍下。”司徒玲突然从陈公公的怀中跑了出来,来到凌鹰的身边,一把就拉住了凌鹰的胳膊,把他拽到了陈公公的面前,“这就是我的相公凌鹰,也就是你说的那个风流成性的家伙。”

          “什么?”陈公公显然没有想到司徒玲会把凌鹰带到宫中的,只是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凌鹰。上一次凌鹰来的时候是夜里,只是看得到他的身影,却看不到他的相貌,这一次可是可以近距离的打量一下了。

          “陈公公,小凌鹰有礼了。”凌鹰看在陈公公曾经照顾过司徒玲的份上,很恭敬的行了个礼说道。

          “小伙长得倒是仪表,就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本事配得上我们的公主!”陈公公对司徒玲果然是十分的在意,虽然说口气中并没有什么污蔑的话,但是听得出来,他绝对是不想让司徒玲有一丝的委屈。

          “陈公公,你应该知道前几天有人平息了南海的倭寇之乱吧。”这个时候,一直跟在凌鹰身后的司徒琪也走上前来,笑着说道。

          “长公主?”陈公公再一次大吃一惊,然后赶紧跪下见礼。

          “陈公公请起,我此番回来和玲儿一样,是想向皇兄辞行的,因为我现在也已经是他的妻了,我要陪着他一起闯荡江湖去了。”司徒琪含情脉脉的看了凌鹰一眼后十分从容的说道,然后不管陈公公目瞪口呆的样又接着说:“刚才我所说的那个平息南海倭寇之乱的人就是他。”

          “什么?”陈公公只觉得这一辈遇到的事情也没有像今天这样离奇过,害得他都感觉脑有点不够用的了。

          “就是,陈公公,你可不要小看我家相公哦,他一个人就平息了倭寇之乱,厉害极了,如果父皇有他这样的驸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司徒玲挽着凌鹰的胳膊,十分得意的说道,自己男人出色,她的脸上可是绝对有光彩的。

          “他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的实力?”就算是司徒琪的保证,也让陈公公依旧有些怀疑,毕竟一人平乱的事情是他们这些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何况主角竟然是一个看上去还是乳臭未干的毛头小伙。

          “陈公公,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啊,虽然我年龄不大,但是消除鞑虏的决心可绝对是很坚定的,何况那些个倭寇在我眼中真的不算什么。”凌鹰微微有些夸张的说道,准确的说应该是除了坂垣征三之外的倭寇在他的眼中不算什么才对。

          “你真的一人平息了南海的倭寇之乱?”陈公公还是表示怀疑,毕竟通信技术有限,南方倭寇平息的消息到现在还没有送到都城,陈公公虽然是司徒烈身边的红人,依然不能知道这个消息的可靠性的。

          “那您要如何才能相信我所说的呢?”凌鹰知道这个老公公对司徒玲和司徒琪是真正的关心,怕自己误了她们的幸福,所以对陈公公的百般怀疑不但没有丝毫的恼怒,反而是对他充满了好感。

          “这个很容易,只要南方来了奏折,说明倭寇之乱已经平息,那我才能相信你的话。”陈公公想了想说道,因为朝廷水师无能,对倭寇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如果在朝廷不出手的情况下倭寇被平息了,那就只能说明这真的是这个年轻人所谓,不管是他一个人,还是他身后所依靠的实力,能够做到朝廷都做不到的事情,绝对有这个实力迎娶公主了。

          “好,那我就给您几天时间,但是我的时间并不是很充裕,如果三天时间内还没有消息传来,那我可就不等了。”凌鹰想了想陈公公说的条件,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于是笑着答应了。

          看着凌鹰对于陈公公的无礼,并没有丝毫的生气,司徒琪和司徒玲两女才将心放了下来,毕竟一边是自己的家人,一边是自己的男人,两女都不愿意被夹在中间,不想两边为难。

          “陈公公,那你给我们找个住的地方吧,我们刚刚从怜花宫跑过来的,本来以为马上事情就可以了结的呢,您也知道我和小姨的寝宫是肯定不能去的,否则父皇一定会知道我们回来的事情的!”司徒玲又挂着一副女孩最最天真的笑容向陈公公撒娇的说道。

          “好吧,你可真是个小淘气,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先和我说一声呢?”陈公公笑着说道,对于司徒玲所说的怜花宫他倒是并不诧异,因为那日凌鹰大闹皇宫,他的身份已经是路人皆知的了。

          “人家哪里想到您这么不通情理嘛!”司徒玲佯装生气的说道,还抓着陈公公不相信凌鹰的这件事大做文章呢。

          “你啊,还没嫁出去就已经开始向着别人了,我这是对你好,如果这个小只是个绣花枕头,那不是坑了你了吗?”陈公公自然是听得出司徒玲口气中微微的埋怨,不过他一点也不担心,他是看着司徒玲从小长大的,对于司徒玲刀嘴豆腐心的性格可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我才不怕呢,他要是敢坑我,我就阉了他,然后给父皇送进宫来当太监。”司徒玲马上又变成了一副凶巴巴的样,为了证明自己说话的可信度,还煞有介事的挥了挥小拳头,向着凌鹰示威的说道。

          可怜的凌鹰,竟然无缘无故的便被司徒玲又威胁了一番,无奈之下,只能用一副求救的眼神向着旁边一副摆明了看好戏样的司徒琪望去。

          “好了,玲儿,别闹了,快点让公公给咱们安排个住的地方吧,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皇兄知道的。”司徒琪笑了笑,算是答应了凌鹰的求援,阻止了司徒玲准备继续声讨凌鹰的意图了。

          “长公主不必担心,我在宫中这么多年,我的面别人还是给的,这一点您可以绝对放心的。”陈公公很是自豪的说道,作为司徒烈身边多年的宠信,陈公公在宫中的地位可以说绝对不是一般下人可以比拟的,就算是皇家成员都要给他三分薄面的,俨然就是一个主人一般,还怕什么人和他为难不成?

          “这样就好,否则估计皇帝老儿又要和我玩命了。”凌鹰笑嘻嘻的说道,虽然他不怕和司徒烈再次闹翻,但是考虑到司徒琪和司徒玲的立场,他可绝对不能把未来的老丈人和大舅哥给打的屁滚尿流的,否则日后怎么登门啊。

          “你啊,总是没正经的。”司徒琪嗔了一句,然后便对陈公公说道:“那就有劳公公,先帮我们找一个留宿的地方吧,我们这三天要在这里藏身一下的。”

          “长公主请跟我来。”陈公公披上了一件衣服,便领着三人从屋中走了出来,向着自己房屋旁边的一排厢房走了过去。“长公主,这里有两间空房,乃是陛下为我留下的,让我找几个年轻的小崽伺候的,但是我这个人也没有那个福气,一直没有找人,所以还空闲着,如果您不嫌这里简陋,就在这里先住下吧。”

          “公公您真是客气了,有个地方住已经很不错了,那我就谢谢您了。”司徒琪笑着说道,走惯江湖的她,对于居住的环境没有什么太大的要求,而司徒玲在跟随凌鹰走南闯北之后,也开始渐渐适应了行走江湖的生活,对于环境的要求也不是那么挑剔了。

          “凌公,你就住这一间吧。”陈公公看两位公主都没有什么反对,于是又对凌鹰说道,同时用手指着另一间屋说道。

          “为什么?我们住一起不可以吗?”凌鹰不解的问道,对于他来说,什么礼法教条统统都是废纸一张,他才不理会这些呢。

          “她们可是公主,还没有下嫁,怎么可能和男人同宿?”陈公公义正严词的说道,显然他根本不知道两位公主都已经成为了凌鹰女人的事情,还是以一种传统的世俗眼光看到三人之间的暧昧关系呢。

          “这……”凌鹰本来想反驳的,但是看了看两女那副求饶的目光,想想也是,毕竟要为两位公主留下一点尊严的,于是刚想说出的话,又被他生生的吞回了肚中,同时也为自己这三天清心寡欲的生活默哀了起来。

          陈公公安排好三人的住宿之后便离开了,他也看得出来三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一般,自己已经管的够多的了,他还是很明智的选择了回避,但是司徒看小说v请到琪和司徒玲却真的按照陈公公的话,根本不让凌鹰进房了,这一点让凌鹰真的是大呼倒霉,为什么非要碰到这么一个老顽固的老公公。

          闲来无事,凌鹰也不再去想怎么哄两女开门了,回到自己的房中,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按照慕容婉婷所说的方法,开始渐渐的探寻起了自己身体之中封印着的八歧大蛇的意识。

          现在的八歧大蛇,力量已经被削弱到了极限了,精神力刚刚差点被彻底击碎,现在才将将恢复了一些,根本不可能拥有什么力量的,所以面对着凌鹰毫无顾忌的探视,虽然很是不满,但是却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只是一味的闪躲,毕竟身为魔神分身的她,也是有着一定的傲气的,被一个凡人如此戏弄,心中肯定不爽极了。

          “不错,看来那湖水果然神奇,你身上的黑气都已经暗淡了许多了。”凌鹰看了看依旧笼罩在八歧大蛇身上的黑色烟雾,已经消去了许多,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哼,别以为这样就可以约束住我,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尸骨无存,魂飞魄散的!”八歧大蛇虽然现在十分虚弱,但还是狠的咒骂道。

          “哼,凭你现在的实力,你有这个资格吗?”凌鹰就是存心想击碎八歧大蛇的自尊,于是口气十分刻薄的讥讽道。

          “你笑吧,等到我实力恢复之后,一定让你不得好死!”八歧大蛇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除了不停的誓诅咒之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了。

          “真是不自量力!”凌鹰冷哼了一声,然后神识一动,一道精神力量随心所欲的幻化成了一道能量剑,径直刺向了八歧大蛇的身体。

          “啊!”的一声凄惨的嚎叫,八歧大蛇的身上出现了一道伤口,显然是被凌鹰的精神力刺伤的,现在她是存在于凌鹰的身体之中,凌鹰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在他的身体之中,自然他就是主宰一切的存在,想要怎么对付她都可以的。

          “这只是给你的一个小小警告,如果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悟,那你能否活到明天,就要看我的心情了。”凌鹰其实根本就没有打算消灭八歧大蛇,综合陆小清和慕容婉婷的话,如果能够真的通化了八歧大蛇的力量,不但可以让八歧大蛇的真身力量减弱,而且还可以大幅度的提高自己的力量,放着如此大的便宜不捡,那可绝对不是他怜花公的风格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