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章一珠定海君绯之死大结局(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还有没有?”迪卡波举着盘起期待万分地问道。

          “呃……还在烤。”严澈一时没反应过来,不是应该谈正事吗?这什么节奏?

          直到最后,大部分烤肉都进了迪卡波的肚子,狄雅宁和严澈只吃了一丁点。

          “你很多天没吃饭了吗?”狄雅宁再一次舔了舔光秃秃的竹签,肉丝已不见,只留烤肉香。

          迪卡波看了看已熄火的烧烤炉,意犹未尽,“倒不是没吃,只是天天果子干粮受不了。”

          “过去这一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狄雅宁发现黑七在刨地,貌似它没有吃到一块烤肉,不由得想到灵兽训练期间莫不是素食?

          “不提了,都过去了。”

          “说正事吧,龙角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一整年没出现?”

          “你们知不知道云纱在龙角上面做了什么手脚?”

          狄雅宁摇头:“你不说,龙王也不说,我们怎么知道?”

          迪卡波这才把事情娓娓道来。

          “那天我从云彗星手里接过龙角的时候怕有诈,亲自检查了一遍,没发现什么问题,虽然很奇怪云纱竟然不打算搞破坏,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只是时间比较紧迫,我没时间继续探究,就把龙角交给君凌了。我们探讨了结盟一事,总结了目前的形势,很快就达成一致,正要签订结盟协议,龙角发生了变化。”

          “什么变化?”

          “突然就化成一股黑水,好像有生命似的钻进君凌的身体里。”

          “他怎么样?”

          “跟中蛊术差不多,那股黑水想控制君凌,侵占他的身体,那时的场景太混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能跟你们说,君凌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控制住那股黑水,没让定海神珠被污染。”

          对于新出现的状况,狄雅宁没办法分析前因后果,但她下意识捕捉到迪卡波话里的关键词,“定海神珠是什么?那股黑水为什么要污染这东西?会有什么后果?”

          迪卡波解释道,“龙角化成的黑水是什么成分,对龙王会有什么危害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好事,至于定海神珠,那是龙族的传承之宝,海神一族必须吞下老龙王吐出的定海神珠才能成为新龙王,在下一任龙王诞生前会一直存在他体内。我猜测这黑水是屠龙组织的杰作,不是摧毁龙族的繁衍生息就是想借机控制定海神珠,不管哪一个对海洋的安危都不是好事。”

          “我们应该做什么?”严澈很快就反应过来,迪卡波这一年来没跟他们吱声,直到现在才说,说明事情已经到了不得不向他们求助的地步了,此时无需废话。

          “听说你们查到屠龙组织的首脑身份?”

          狄雅宁点点头。“刘氏后人,贼心不死呢。”

          迪卡波略一思忖,道,“擒贼先擒王,很多人都是被他们蛊惑才与神族为敌的,所以逮住他们至关重要。航海节即将开幕,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消停,到时候我跟君凌商量好引蛇出洞,永绝后患!”

          “他没问题吧?”黑水对定海神珠的威胁还没去除,这个时候让他出马引出敌人,太乱来了!

          “他不会让自己有事的,海神一族都在指望他呢。”

          ——

          航海节开幕那天,七星群岛迎来二十年来第一个盛大节日,全民狂欢,到处歌舞升平,然而只有狄雅宁他们知道喜庆的表象下暗涌有多凶猛。

          开幕式非常隆重,到处欢歌笑语,所有的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充满了对未知的期待。

          狄雅宁注意到有些人的笑容比其他人更为热情,祈家、慕家、王家……没错,都是屠龙组织的成员。

          他们是想着经过今天的大战,今后再也不会有人阻挡他们远洋的脚步了吗?

          奥帕依外面的浩瀚海洋、未知的广袤大陆,任君开采?

          想得真美!

          “你干什么!放开我!”

          狄雅宁正不动声色地盯着这些不安分的家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她循声望去,没看到熟人,走了几步,终于在一个拐角处看到声音的主人。

          邱妮被一年纪大约十八、九岁的月球脸青年男子从后方抱住无法脱身,使劲挣扎也无济于事,狄雅宁想着自己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挺身而出实非明智之举,因而隐藏起身子,打算喊人过来,可没想到邱妮眼尖见到她,喊了出来……

          “救我——”

          “谁!”月球脸男子抬头一看,凶狠的眼神直逼狄雅宁所处的方位。

          这种等级的目光狄雅宁见多了,才不会因此胆怯呢,“放开那女孩!”

          月球男见狄雅宁孤身一人,还是个跟邱妮同龄的小姑娘,不由得放下了警惕,“别多管闲事!”

          “放屁!你有胆子干坏事,还不许别人伸张正义了!”

          “小妮子,信不信老子连你也一块办了!”

          “风刃之舞!”狄雅宁懒得跟他废话,直接一通风刃过去把月球男放倒,然后拉起邱妮撒腿就跑。

          “你刚刚是什么功夫,

          好厉害!”邱妮在见识了她的本事后啧啧称奇,那些风刃竟然没有半点伤到她,只针对月球男,好神奇。“你跟神乐是什么关系啊?”

          “神乐?谁啊?”

          “小狄!”严澈正好在找狄雅宁,本来已经看到她了,没想到开幕式现场人太多,还没等他挤到她身边,被人群一遮挡,狄雅宁就消失不见了,这会看到她神色慌张地跑出来,猜到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突破人群冲了过来。“你跑哪去了,我找你很久了。”

          “什么事?”

          “上钩了。”

          “在哪?”

          “跟我来。”

          邱妮还在等狄雅宁的回复,冷不丁出来一个严澈打断了她们的对话,这会更是莫名其妙,“喂,你跟他走了,我怎么办?”

          狄雅宁虽然把月球男放倒了,难保他没有同伙,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对邱妮下手,来自屠龙组织的成员的可能性很大,就这样丢下她貌似说不过去。“我先带她去大舅舅那里。”

          “我陪你。”

          ——

          安置好邱妮,狄雅宁和严澈一道奔向目的地——摇光岛的最末端。

          他们此时身处天枢岛主岛,要到摇光岛去,乘坐海上公交明显来不及,因此严澈干脆改用飞的,这样更快一些。

          狄雅宁的驭风术较之去年有了很大的提高,但要凌空飞翔还是有难度,单独上天不可行,必须有人带着,所以严澈在腾空而上的同时也搂住了她的腰。

          经过一年的休养,狄雅宁的体重增加了不少,所以严澈的手一放上去很明显感受到她柔软的腰肢,那手感让他有些不淡定。

          “你别光让我带着你,自己也得出力啊!”起飞的同时,严澈启动了海市蜃楼,免得被地面上的人看见生出事端。

          “那是自然,我可没那么怂。”

          海风呼啸地从她耳边掠过,为了争取时间,严澈的速度很快,她有些呼吸困难了。“很着急吗?慢点好不好?”

          “刚刚是谁说不怂的?”

          “人家是女孩子!”

          “你还知道你是女孩子啊!”

          “难道在你心里我一直是男的?”

          “是啊。”

          “你去死!我有胸的!”她已经摒弃了以前的旧观念,不再认为大胸丢人,自从去年被姚雪笛强制扯掉裹胸,以及徐妍的劝告和阿喜不断地洗脑,她总算了解胸对于女人的重要性了,对于白云送来的丰胸食品来者不拒,十五岁都不到,胸型已初具规模,只是长时间没出门,严澈没能发现罢了,所以这回狄雅宁一提,他才察觉到。

          “有吗?”他把头一偏,顺着狄雅宁的话低下头,果然看到被风吹开的衣领里面两团白白的……

          “喂!你眼睛往哪看呢!流氓!”

          “你别乱动,我们在空中呢!”

          “你还知道你在空中啊!专心看路!”

          ……

          二人在离摇光岛最末端还有500米的空地上降落,严澈依依不舍地放开她,狄雅宁直接往地上一坐,大口喘气。

          严澈抓住她的衣领吗,将她提起来,“这样对身体不好,快起来。”

          “让我喘口气先。”狄雅宁顺势靠在他的肩膀上,挂住不走了。

          “真拿你没办法!”

          本想休息五分钟再赶往目的地,可形势却不容许他们偷懒,一股气流带着浓烈的杀气往他们两人袭来,狄雅宁和严澈同时一惊,下意识闪开,两人分别靠在两棵树干上,他们原本站立的地上出现一个大坑。

          “快闪开!”宋德从他们准备要去的方向出现,狄雅宁还没来得及弄清楚状况,只看见一个人影气势汹汹地朝她扑来,她没时间多想,立马离开身后的树干,人影猝不及防撞在树干上,狄雅宁原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头破血流的凶徒,可眼前的画面让她惊呆了!

          树干被撞倒了!

          百年大树啊!

          “他是金系巫师,全身金属化,无坚不摧,不用惊讶。”宋德将她护在身后解释到。

          “他是谁?”狄雅宁惊魂未定。

          “刘宇,不过他在巫师学院上学期间使用的名字是王政丰。”

          不用更多的解释狄雅宁也明白怎么回事了,刘家把王家的某些人吸收为屠龙组织的成员,利用他们在天使部落的权势瞒天过海,假造身份供刘家人入学。

          “狄雅宁,我们终于见面了!”刘宇仿佛在看宿敌似的,明明素未谋面,却说得两人好像几百年前就熟识了的样子,如今重逢倍感亲切!

          我去!“我们认识吗?”

          “别装傻了,知道老子的名字还会不认识?我们两家的渊源是个狄家人都清楚。”

          “第一次见面,算什么渊源,刘宇,我们有什么恩怨今天一并了了,免得你们贼心不死祸害苍生!”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老子带领奥帕依的民众走向更广阔的天地,你们瞎参合什么!”

          “谁是燕雀谁是鸿鹄不是你说了算,就算你们的目的是

          好的,却也改变不了二十年前造的孽!五万人因你们的狼子野心葬身大海!”

          “哼哼……造成二十年前惨剧的罪魁祸首不是你前面这个残废吗?怎么能算在我们头上?”刘宇冷笑一声,毫不客气地揭开宋德的伤疤。

          宋德握紧了拳头,正打算使出烈焰干掉他,刘宇察觉到他的意图,道,“你想清楚,这是摇光岛,别一不小心把岛给烧了才好。”

          “我会控制好起火范围的。”狄雅宁幽幽地道,她是驭风者,虽没有姚雪笛那么厉害,但控制小范围的气流还是很轻松的。

          “你……”

          “姓刘的,你这话骗骗那些无知的蠢蛋还行,在我们面前就别拐弯抹角了,当年的事真是宋德造成的吗?孙迪和付英东不是你们的人?不是你们在事后肢解了君绯,只为找到定海神珠?”

          这几天她找了个机会问姚雪笛当年的真相,因事情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所以姚雪笛无需隐瞒,道出二十年前将宋德等三人交给龙王之后发生的种种。

          那时君绯的遗体已被收好,海神一族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将她支离破碎的身体拼凑起来,可及时这样还是无法改变她被碎尸万段的事实,老龙王震怒,誓要将宋德、孙迪、付英东也尝尝君绯死前所遭受的苦,对怀着君凌的海洋守护者君妮下令,将三人撕碎。

          孙迪和付英东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狄雅宁猜想他们两个是死士,所以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结局,但宋德不是,他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被两个“好哥们”利用了,面对死亡他痛哭流涕地求饶,但老龙王不相信他的说辞,砍了他的左臂后,姚雪笛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向老龙王求情,她虽憎恨宋德犯下弥天大错害死自己的亲人,但也不想错杀好人。

          宋德承认是他终结了君绯的生命,但从未对她的尸体做过任何伤害,碎尸更是无稽之谈,他在来海神殿的路上看见了漂浮在海面上的遇难者,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他愿意偿命,但请龙王能给个痛快。

          老龙王还是难以消气,虽然有点相信宋德说的话,但丧女之痛依然令他无法冷静,是姚雪笛拼了小命才争取到如今的结果的。

          姚雪笛察觉到君绯之死有蹊跷,恳求老龙王不要为一时的冲动作出错误的决定,若现在要了宋德的命虽然也没错,但这样一来,君绯之死的真相将会永远被埋葬,幕后真凶逍遥法外,君绯的亡灵也难以安息。

          就这样,姚雪笛多了一个小跟班独臂男,在接下来二十年的时间里帮她处理了很多杂事,也就有了今日的宋德。

          狄雅宁了解了这些事情,又结合迪卡波带来的信息,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孙迪、付英东二人肢解君绯的遗体,莫非是为了定海神珠?

          因为君绯死前怀有身孕,龙王为了龙族的未来,决定在这个时候举行继任仪式,如若君绯能成功,肚子里的宝宝就会变成龙胎,降生之后加上君绯本身就有了两条龙,龙族的复兴指日可待……

          屠龙组织不清楚龙族继任的具体时间,他们好不容易找到君绯,使计令她搁浅,派出孙迪和付英东行事,为了防止暴露组织的存在,他们唆使宋德动手杀害君绯,事后悄悄肢解,试图找到定海神珠,以完成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