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神赋】第二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同舟

          字数:9102

          20210904

          第二章

          巨大的肉棒在嫩穴进进出出,女人白嫩的屁股被撞击的啪啪作响,两个奶子

          也在黄黑的大手下不断变换着形状,两条修长的腿高高的翘起,足尖因兴奋过度

          紧紧的绷着。

          录影石上和魏怀山脑海的画面都淫糜至极,两副白花花的肉体互相缠绵着,

          幻想中的元傲柔在身下哀求着,呻吟着,魏哥,啊~我错了,嗯哈~不该羞辱

          你,啊~只求你能宽恕我,不管怎么样都可以的。一双高挑的狐狸眼眸子中满

          含春水,红润的的小嘴不停地张张合合哀求着,引得龟头不停震颤,吐出大量粘

          液。

          啊哈~,好舒服,我要操死你这个淫荡的女人~啊。魏怀山情难自禁的

          嘟囔着,粗糙的大手在阳物上快速的拨弄着,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沉迷,两瓣黄黑

          的屁股在撞击的时候还会甩动着。

          幻想中元傲柔那肥大屁股和胯骨间被撞击的已经发红,肉棒在那黝黑的森林

          中来回快速穿梭,棒身不停地被褶皱剐蹭着,如同无数小口吸附着阳物,有着红

          印的屁股依然不停地在撞击下荡漾着,两个奶子在空中不停地弹跳飞舞着。淫水

          不停地顺着阳物往下流着。

          魏怀山停下胯下的动作抽出阳物,将元傲柔翻转身子调整成跪趴状,女人那

          高挺的屁股又圆又翘,粉嫩的菊穴漏在动作下露出了面容,淫液还在肉缝处滴啦

          着,魏怀山没急着开始抽插,大手反而揉弄着两瓣屁股,时不时的用肉棒拍打着

          穴口,直到女人扭头哀求的看着他,恳求继续,魏哥求你了,下面湿的好难受,

          你快进来吧骚穴想要了。

          骚女人,这就不行了,让我给里面松松痒。魏怀山黑黄的脸上满是兴奋,

          掐着那纤细的腰肢,把带着星星点点的淫液青紫色肉棒直挺挺的插进了女人那淫

          荡的穴里,阳物在穴里就像遇到羔羊的雄狮,格外的凶悍的猛扑上前,登时元傲

          柔的身体便被撞的摇晃不止,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凶悍的尺寸不停地在穴里猛烈出击,快而剧烈的抽插将穴里湿滑的黏液搅打

          成一团白沫,元傲雪那不停摇晃的身躯阻拦不住想要将粗大的肉棒留在两条肉缝

          中的心,魏怀山居高临下的看着那白皙胜雪的屁股被自己撞得阵阵扭动,放开手

          中掐着的细腰,挥动着手掌用力拍打在元傲雪的屁股上,顿时激起层层肉浪。

          啪,啪啪啪!啊哈!不要,不要打…快快停下。元傲雪一边用那羞

          恼的哭腔喊着停一边却用那湿软的穴却用力的夹着魏怀山的肉棒,翘立的屁股上

          满是大大的巴掌印,粉里透红地摆在男人面前,整个光滑的背部纤细又白嫩,那

          深邃的腰窝就像塞纳河的春水,格外的惑人。

          微弓着的身子被迫迎接男人每每的剧烈的撞击,好像再用力就能把囊袋也塞

          进去似的。元傲柔那紧致敏感的蜜穴死死绞着男人的肉棒,让每次挺入到深处都

          是紧紧束缚感。

          魏怀山更大力的顶撞着,每每抽插都直顶元傲柔花心,淫荡的的身体在男人

          的摆弄下不断被舒爽带动的扭动着,魏怀山的手摸到女人下身被迫撑开的花瓣上,

          揉捏着小巧的阴蒂,阴蒂被揉捏让元傲柔被刺激的花口不由得剧烈颤抖着、阴道

          筋挛,一股接一股的淫液竟从穴内喷溢到魏怀山肉棒上。

          魏怀山对潮喷的元傲柔更加用力地插入着,想象着她在尖叫着,哀求着太

          大了…不…不要了,会被弄坏的!……刚刚高潮的身体发着软,屁股也抬不起

          来了,只能像小儿把尿似的托举着,疯狂的在小穴内像是打桩般抽插着,那潮喷

          的淫水也被挤压的到处四溅着。

          魏怀山感觉精关有些松动,知道是要达到高潮了,更加卖力地抽插起来,粗

          哑又激烈的喘息声混着淫叫声就好像二重奏般,伴随着一股股精液射在地上,魏

          怀山睁开了眼,没尽兴的他肉棒竟然又膨胀起来,直戳着那粗糙的手掌,看着手

          中阳物的硬起,魏怀山看着录影石又开始幻想起来。

          这次的魏怀山也不知道是想要羞辱元傲柔还是怎么的,把元傲柔徒手拽的跪

          在了他的跨前,被迫张大小嘴,将肉棒往红唇里中吞咽着,龟头直顶喉咙深处,

          巨大的肉棒竟塞也进三分之二,她的头部被按动着一上一下耸动着,龟头在她红

          润的小嘴中进进出出,唾液和粘液尽数混合在一起,透着分外淫糜的光泽。

          那双白嫩的手还不自主的摸到魏淮山腿根,在两个囊袋上揉捏着,时不时地

          还套弄着棒身,嘴中不停地呜咽着。意淫着这一切的魏怀山,不断的撸动着肉棒,

          奋力顶拱臀部,似是想要使肉棒更加深入。整个人都沉浸在幻想中,双眼迷离,

          只凭着本能耸动着。噗呲噗呲的水声在房间内色情无比。

          元傲柔的一对奶子还会撞击在魏怀山腿上,两个紫红色的奶头在情欲中硬的

          像两个小石子,随着奶子的撞击,两个乳头会在那黝黑发黄的大腿上来回摩擦着,

          这样轻微的瘙痒让魏怀山更加心痒难耐。双手攀上白花花的乳房大力的揉捏着,

          两个坚硬的凸起时不时地被揪拽着,紫红色的奶头被揉捏的颜色更加深了起来。

          情欲高涨的他更是坏心眼的将肉棒几乎全抽出,再快速的顶到元傲柔嘴中,

          快速的动作下带出抽打的白沫以及零散掉落的毛发,这巨大的冲击让她眼角不由

          得沁出眼泪,要哭不哭的表情,和那合不拢的嘴中发出淫荡的呜咽声,让魏怀山

          更加暴虐的在她嘴中快速抽查着。

          想象中的元傲柔在跪在自己的胯下,被强迫性的吞吐着肉棒,想象着这一幕

          让魏怀山格外地享受,哪怕是只是幻想中,让她口中卑微的杂役弟子这般折辱元

          傲柔都会让他格外的舒畅。

          阵阵夹缩的小嘴,不仅温暖还格外的湿润,将他的肉棒吮吸的十分舒服,硕

          大的龟头被极为美妙的红唇一寸寸的包围着,只剩卵蛋留在挤压那张娇媚的脸上,

          嘴边还有大力下掉落的毛发,阵阵酥麻之意接踵涌来,舒爽之意从肉棒传到全身

          一路再攀登上涌至他的脑海,让他再也无法克制这股欲仙欲死的舒爽,嘴中不由

          得发出舒爽的声音。噗呲~精液又一次从顶端汩汩涌出花白的液体一股股的

          喷射在地上,连续喷射了六七次才射了个干净,少部分的液体顺着棒身流下,将

          卷曲杂乱的黑毛尽数打湿,一绺一绺黏合在一起。终于完成了像是自虐般的自慰。

          任谁都无法想象,魏怀山会胆子大到看着元傲柔的情爱录像在房间内手淫着。

          看着胯下疲软的阳物和地上斑白的精液,魏怀山不禁想到了一个报复元傲柔

          的好点子,如果用录像把她骗到树林里,再用药锁住她的灵力,让她没有任何反

          抗的余地不就想做什么都行了吗!想到这里魏怀山不由得兴奋起来,想想那个曾

          经多次侮辱自己的女人在身下被凌辱,内门的天才弟子的骄傲被践踏在自己身下

          岂不痛快。

          这个计划需要周全,无论是什么一点手脚都不能让她发现,此事必须仔细斟

          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魏怀山在心中默默的算计着。

          凌文在山中不断的寻找着任务牌上的灵竹,在不经意间走到了深林中,仔细

          寻找灵竹的少年抬头看到不远处山崖之上,有排灵竹贺然屹立着,走过去蹲下身

          子刚想采摘,一阵罡风袭来,他不由自主的被风卷起,向山崖下飘去,下落的速

          度越来越快,凌厉的风声不断从耳边掠过,他下意识的蜷缩着身子,心脏不停地

          剧烈的跳动着,浑身的血液也延缓流淌,手脚也开始发软。

          凌文整个人都在颤抖,心里也是空荡荡,哪怕是测试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

          脑海中不由得泛起剧烈的恐惧,对未知的茫然,对死亡的恐惧,却没有任何办法,

          只能任由着身子往下坠落,身上不由得惊起一身冷汗,眼前白光晃过,他昏了过

          去,整个人都不省人事了,他也不会知道这次意外将会是他踏入仙途的开始。

          凌文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跌落在一处山洞中,真个脑子都是昏昏沉沉的,应

          该是罡风带着自己下落时,带来的后劲,低头检查着身上,并没发现明显伤口,

          仅有几处微小的擦伤,衣物也是较完整的,那到底为什么会被风带下来呢,既不

          是要他的命,那又有什么是需要带走自己这样一个普通人的呢。

          缓过神的凌文才开始细细打量此地,此处像是一处天然洞穴,径直往洞外走

          去也没有收到任何阻拦,往下望去洞外是万丈深渊,从此处都看不清涯底是何种

          情况,往上也足有千丈,以现在的他根本不可能攀爬上去,最多也只能能爬上一

          半,更不谈悬崖壁极其陡峭,一有不慎便可能落入深渊。

          凌文退回了山洞,想从洞内寻找是否有可行的出路,除开他刚刚所在的地方,

          再往深处走没有一丝光线,此刻身上也并未带有火折子,只能靠着墙壁摸黑前行

          了,一路上地面也较为平坦,算是走的平稳,缓缓向前走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走

          了约莫一炷香时间,眼前出现了微弱的光,凌文心里暗暗紧张,只盼望前方没有

          危险,毕竟现在已经没有别的法子了。

          凌文沿着洞壁缓缓向前,墙壁两侧有着一排排的古灯,每走一步前方的灯一

          片会自动亮起,只见前方出现一扇巨大的的石门,手刚搭在石门上,轰隆门

          就自动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具在是石榻上盘座的干尸,凌文一惊,连忙上前

          跪拜到。

          前辈,很抱歉打扰到您,晚辈不知因何原因跌落在此,想在此地寻找生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