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欺男霸女的黑帮生涯】 08(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青鱼

          字数:10326

          20210823

          08

          组长,源组的资产众多而且繁杂……

          哧溜……

          地产、商铺、工厂、股票,而且涉及资金量庞大……

          哧溜……

          虽然源组有上百亿美金的流动资金,但是您将98亿美金投入到了比特币市场……

          哧溜……

          啪!!!

          巨大的声响终于让呲溜的声音停下,一名有着黑色柔顺短发的丽人,将手中厚厚的的一叠数据拍在了桌面上,面对着眼前的两个人。满是笑意的美丽脸蛋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灵动的眼眸,但是现在,里面饱含怒火。

          一个痴肥的男人上半身穿着私立丰之崎高中的校服,但是衣服下摆已经被拉起,肥大的肚腩露了出来,而下身完全暴露着,长裤已经被褪到了脚踝。肉棒高高的挺起着。

          一侧,同样是穿着丰之崎高中校服的波波头少女跪在地毯上,头伸向男人胯间,张开小嘴开始舔弄着男人的肉棒。沾上少女香涎的肉棒在落地窗前投出的阳光下看起来无比淫靡。

          组长大人,能否让你的宠物不要在工作的时候发出奇怪的声音。看见阳乃脸上带着笑容,但是眼中没有一丝笑意,我按住加藤惠的脑袋,希望她将肉棒含入口中慢慢吮吸。

          不愧是圣人惠,完美的理解我的意思,轻轻的将肉棒含入口中,慢慢的用含弄着我的肉棒,阳乃在献身后,得到源组的帮助,雪之下家转危为安,更进一步。而阳乃自己开始接手源组的资产,作为源组组长的私人秘书来帮我打理资产。

          源组的资产繁多,尤其是我接手后利用先知先觉疯狂投资,源组资产完全是按位数来翻的,打理起来十分麻烦。于是交给了阳乃。

          过去空有五摄家之名,但是却因为保守顽固,虽然虽然有着不少高端武力的武士家族效忠,但是却无法将其变现,只能靠着祖传的土地出租,虽然这个世界的东京更加混乱,但是的土地的价值,尤其是有人保护的情况下,能够让源家过的比较体面,但是和大财阀比,完全的不如。

          严格的说,阳乃对我,对源组必然是仇恨状态,不仅仅是因为对付她的家族还把她自己搞上床,破了处,而且第一次居然是五人行,在兔子家完全构成聚众淫乱罪了……但是阳乃现在对我的态度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是对于打理源组,掌握数百亿美元,等于上万亿日元的资产进行运作,这份信任却又不知道如何应对,她就算想要侵吞源组的资产,作为动漫角色,心不够黑,作为女人,面对得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心理复杂也是可以理解的,尤其这个男人又矮又胖的又难看。

          不够阳乃心态调整的很快,不过几天时间,她就恢复成了那个姿容端丽的完美超人,现在是源组对外交流的排面人物,完美的演绎着自己的角色。

          ——

          啊,雪乃,最近过的好吗?

          阳乃笑颜如花的来到雪乃的公寓,给了妹妹一个大大的拥抱,在面对妹妹的时候,阳乃才觉得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最近和比企谷君进展如何了?在学校有没有交到新朋友呀?生活上……阳乃贴着雪乃,手指在雪乃脸蛋上戳着。

          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雪乃很微微挣扎,却没有推开阳乃我过得很好,不用你操心。怎么了,小雪乃?感受到和平时不一样的雪乃,阳乃有些奇怪,正常这样的时候,雪乃应该会嫌弃的将自己推开。

          不,没什么,家里的情况怎么样了,姐姐你不忙吗?阿拉,雪乃也开始关心起家里了吗?放心把,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阳乃脸上洋溢着笑容,母亲以及联系了到了援助,我已经见过他们了,得到了资金和工程,我们家还能更近一步呢。那么……雪乃欲言又止,止又欲言。

          什么?

          没什么,很晚了,你应该回去了。

          最后还是没将心中的问题——代价是什么问出来的雪乃,将补充完妹妹能量的阳乃赶出了房间。

          阳乃在雪乃身上补充了最需要的妹妹能量,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雪乃的房间。

          回头望去,雪乃的房间亮着灯,一道倩影被灯光映在窗上。

          只要雪乃幸福……就好了。低低的这样说着,至少现在也不错,真正的迈入了这个国家的顶点,虽然是靠着男人。然后重新展露出自信的笑容。迈步坐上了一辆轿车。

          雪之下雪乃在窗口看着阳乃上车。

          雪之下家得到的源组的资金与人脉,但是这不是免费的,回忆着雪之下夫人的话语现在雪之下家最有价值的,就是你们姐妹两人所以你准备把我或者阳乃打包好,送到那个所谓的源组组长的床上是吗?阳乃会继承雪之下的家名。雪之下夫人有些冷漠的说道,顿了顿,脸上缓和了一些源组是五摄家之一,而我们雪之下家不过是地方小小豪族……难道源家要让我当正妻不成?雪乃十分淡然,看向母亲的眼中满是复杂。

          阳乃知道吗?

          不……雪之下夫人有些默然。

          我知道了,雪乃想到阳乃的笑颜,想到先前家族陷入危机时候的焦躁,想到挂着面具迎合那些大人物的假笑我会履行好我作为雪之下家女儿的责任的,侍奉好源组的组长。学校,三点,多媒体教室。

          学姐的剧情的构思、文笔都十分的棒,但是感觉还是不对。那么是哪里不对呢?霞之丘诗羽没有说话,紧紧抿着嘴唇,脸上带着淡淡的红霞,身体坐正有些绷紧的感觉,而出声的是小惠。

          不知道,但是就是感觉不对,学姐,拜托你再修改一下把,作为畅销作者的霞诗子老师一定可以写出我想要的感觉的。喂,那样你这样说吗都不说,就说不对的,你叫人怎么改?难得霞之丘诗羽没有撩拨的金毛这个时候也出声抱不平了,安艺伦也只能在鞠躬的时候将腰弯的更下一些,霞之丘诗羽接过稿子,一言不发。

          肥女人,你倒是说话啊,死宅男他这样……霞之丘诗羽没有回话,而是好像在强忍着什么意一样,然后无视了英梨梨的言语,猛的站起来,将课桌带动发出巨大的声响,然后转身有些跌跌撞撞的走出教室。

          你怎么了……英梨梨感觉今天的霞之丘诗羽不太正常,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被自己挑衅也没有反击,如今自己的稿子被否定也没有出言反驳,刚刚她出去的时候好像裙子下的黑丝颜色有点深,难道是……摇摇头,英梨梨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这个毒舌女怎么可能被人调教,嘴巴里含着精液,小穴带着跳蛋来这里霞之丘学姐刚刚发邮件告诉我自己去一下厕所。加藤惠拿起手机摇了摇。

          加藤,你什么时候和学姐关系这么好啊?

          因为我们在一起睡过啊——

          一起……睡过?

          安艺伦也有些奇怪,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英梨梨,你的稿子……啊啊啊,伦也你这个混蛋……教室中又传来英梨梨的咆哮声。

          而霞之丘诗羽,则是在是快步的走向走廊尽头,上面写着侍奉部的教室。

          路上,霞之丘诗羽双腿并拢,扶墙而走,黑色的丝袜在摩挲中发出沙沙的声音,一道黑色的水渍黑裙摆深处慢慢扩散,腔道内的物体的震动让少女愈发难耐。

          当推开侍奉部的大门,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名少女坐在桌子旁边正对着大门,茜色的光辉之中,清冷的少女好似雪山之巅盛开的冰晶花朵,美丽到了虚幻的程度,光洁白皙的肌肤如同去除了所有的杂质,只余下纯白的结晶,这是无比完美的少女青春酮体。

          少女的衣摆被拉起,不大的胸顶端,两粒樱花色的娇嫩如花蕾般挺立。少女双腿分开在椅子两侧,被拉到腿根的百迭裙将少女修长美腿的中心,那对肥腻的美鲍展露出来,一丝晶莹的液体正缓缓的淌出,如同从雪峰之上静静流淌着的雪水一般散发着瑰丽的纯净之水。

          雪之下雪乃,丰之崎高中极为出名的美人,年级第一,相貌与智慧皆具备,冰冷的令人不敢靠近。身上自带一种神秘感,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在他人的形容中那是无法触及的美。

          在她的身旁,一名肥胖的男子露着身体站在少女的身后摆弄着她如墨般黝黑秀丽的长发,痴肥的男人与赤裸着的绝色美少女,强烈的对比甚至让人炫目。

          那个男人将少女柔顺的秀发搭在自己露出的肉棒上,让少女用手撸动,少女的青丝微拂着肉棒,那怕只是最轻微的磨蹭,我都能感觉到一种不同寻常的快感。

          龟头对着少女的绝美的脸蛋,感受着少女纤细的手指用发丝慢慢的撸动肉棒,不时拿起发梢处扫过马眼。

          而在看到霞之丘诗羽进来之后,我想了想,将缠绕着青丝的肉棒从雪乃的手中拔出。

          来坐到这里,把你们嘴张开……那个男人拍了拍雪之下雪乃旁边的椅子。

          然后转身到旁边的柜子里面拿出两个量杯,一个放到雪之下雪乃的面前,一个放到了了霞之丘诗羽的前方。

          明显的可以感觉到两位美少女的眼神如看垃圾一般,如果眼神如刀,那我已经被千刀万剐了。但是两人没有说话,或者说是有苦难言,带着负面低压的情绪,两张美丽的俏脸并排着,一张艳丽,一张清冷,两人张开粉嫩的唇瓣,让眼前的男人欣赏着她们檀口,里面充满了白浊的粘液,粉嫩的舌头在白浊的包围中落隐落现。

          看得出,两人将腥臭的男性精液含入口中已经很长时间了。男人将手中伸入少女们的口中,拨弄着粉嫩的香舌,看着少女们小巧的舌头在白浊的液体中搅动、拨弄,心情满是愉悦。

          吐出来把,我记得每人都是三十毫升哦,诗羽、雪乃,你们没有偷偷喝掉把?我捏了捏着少女们的舌头,淫笑着说道。

          低下头,将唇瓣微微张开,白浊粘稠的液体冒着气泡从两人粉嫩的嘴唇中慢慢溢出,然后落到了量杯之中,小小的量杯中,白色的液体慢慢上升,然后越来越慢,27、28、29最后堪堪两人都到达了30ml的刻度。

          如果满意了的话,那就……

          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我,雪乃还没说完,门口传来了比企谷的声音,这个时间也差不多是比企谷正常来侍奉部的时间。

          宠辱不惊的雪乃顿时出现了些许慌乱,并拢双腿的同时想要整理好衣服,但是却被我抓住了双手,快,快放开我,你答应不影响我在学校……放心放心。我伸手从诗羽的小穴中扣弄几下,在诗羽的仿佛被压抑了许久的舒爽呻吟声中,将一个沾满了诗羽淫液的跳弹扣出来,然后在雪乃的肚脐上点了点,慢慢的滑过柔软的小腹,留下一道水渍,雪乃虽是一脸不愿,却依旧顺从的张开双腿,用手指将少女的蜜处分开,让我用手指将跳弹顶入自己的腔道。

          可以了吗?雪乃用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但是露着奶子和小穴的衣冠不整的样子却让我有些发笑。

          我将诗羽面前的量杯拿起,将液态倒入了雪乃的杯子中,让小巧的量杯快要满溢出来。

          这个怎么办呢?我装模作样的说道。

          雪乃秒懂我的意思,犹豫了一下,然后拿起杯子,皱着眉头看着腥臊得直冲脑门的粘液,听着脚步声然后眼睛一闭,张开樱唇将量杯中的腥臭液体全部灌入口中,恶臭的味道让少女瘪起眉毛,但是她还是强忍着喝了下去,没有露出一滴,随后将被拉起的衣摆整理好。

          雪乃,你这样我可是会吃醋的哦。我也没有再为难少女,而是对准诗羽。

          诗羽,不知道你和安艺同学剧本讨论的怎么样了?他依然觉得不行。对于将男人的精液含在口中一个下午,少女都已经在数周的尝试中习以为常了,没有做出要漱口这种举动。

          看着眼前的男人凌辱完雪乃后,没有再要找自己的样子,于是很熟练的在桌子上取出湿巾擦了擦嘴,顺手将另一张递给雪乃,雪乃道谢后,擦拭着嘴角与头发,然后拿出空气清新剂进行喷洒,整个过程不到30秒。

          在比企谷打开大门后,看到的是两位少女谈笑的和谐友爱场面。

          至于痴肥的男人,比企谷并没有什么在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雪之下雪乃同意了这个男人加入侍奉部,但是对于节能型的他来说并不影响自己什么,再加上随着他的加入,这个疑似富二代的胖子在教室中增加了沙发、冰箱和大量零食,也让他能够享受一下有钱人的生活。

          啊,比企谷君,你好。

          源君,你好。

          两人很正常的打着招呼,不过对于热情的凑过来的男人,比企谷有些意外。

          比企谷,你看这个是什么?

          一个粉色的遥控器,上面对应着四个档位,现在是关闭的状态,对于岛国少年来说,没有看过本子、Av还有里番的凤毛麟角,比企谷明显不在此列。

          难道说?

          没错,我捡到的。

          还是扔掉吧,万一、、

          我们还是试试把?

          说着,我拉着比企谷,让他将档位轻轻推到了1挡。

          唔。在与诗羽交谈的雪乃稍微停顿了下,但是很快被掩饰了下去,然后继续与诗羽交谈,但是双腿向内并拢,有些不自然。

          比企谷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并没有想到遥控器遥控的东西就在自己眼前。

          又向上推了一格,雪乃的脸颊上浮现淡淡的红晕,当比企谷想要将遥控器再度推上去的时候。

          能不能请你不要再教室中玩这种东西?雪之下一脸冷淡,眼神嫌弃的看着比企谷和他手中的遥控器。

          啊啊,对不起。比企谷低下头双手合十将遥控器扔在台面上。

          我要回去了。雪乃也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站起身,拿起书包,少见的提前离开了教室。诗羽见状立即起身与她一同离开,返回了安艺伦也的多媒体教室,刚刚英梨梨居然敢朝自己龇牙,现在毒舌经过精液的浸泡,也许会变得更加犀利。

          而比企谷觉得是自己惹的雪乃生气,满脸郁闷的表情。

          嘛,没事的,女人嘛。我拍拍比企谷的肩膀。会生气才代表在乎你嘛。我把比企谷手中的跳蛋遥控器拿过,推到了最高档位然后塞进口袋,比企谷也没有在意,只是在窗口看着雪乃走向校门。

          不过雪乃走路的姿势好像有些别扭?很快,雪乃走出了校门,离开了比企谷的视线,他也只能归咎于自己眼花。

          夜晚,源组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键盘被人按的噼里啪啦的作响,肥胖的男人好似一团肉山一般,将宽大的电竞椅给挤满了。

          艹,nmd切后排……

          老子一打五怎么打?

          来帮忙啊,艹,就知道刷

          一局游戏就这样在口吐芬芳中结束,我狠狠的锤了一下桌面。

          呜呜……呜!

          桌子下面传来了呜咽的声音,而我应该被温热的腔肉包裹着的肉棒感受到了一丝丝凉意。

          我低下头,看到的是一张清冷眼眸,正冷冷的盯着我。精致绝美的容姿,可爱到犯规的脸蛋,上,薄薄的樱色嘴唇被迫的张开,一根黑褐色的肉棍插入其中,雪乃跪在电脑桌下,少女一身吊带睡裙,薄薄的睡衣贴合着少女的曲线,上方的镂空露出了少女精致深邃的锁骨,从上望去,雪乃胸前仅的许弧度将贴身的布料撑了起来,让人能够看到少女的胸中沟壑,想入非非,修长纤细的双腿并拢着,膝盖下面垫着毛茸茸的毯子,保护少女的膝盖。

          我伸手揪住少女的乳尖一捏,感受盈盈一握的小肉包那种尽在掌握的,与阳乃完全不同的手感。

          我的指尖拂过少女的发丝,放在雪乃的脑后,将她吐出一半的肉棒慢慢的塞回去。

          电脑的桌面,随着水晶的炸裂,大大的失败两字弹了出来,但是粗壮的肉棒将少女的小嘴塞的满满的景象,少女晶莹的眸子恶狠狠的顶着我的景象,绝美清冷的少女跪在我的身下,满脸不情愿,却依然在我打游戏的时候帮我含住肉棒的景象,这让我有了虽然输了比赛,但是赢了人生的感觉。

          我再次点了排位,雪乃也开始摇摆着脑袋,小嘴一前一后地套弄我的肉棒,雪乃的小嘴温暖而又紧致,尤其是那远比一般人要纤长的香舌甚至能够伸到下巴上,刻薄毒舌的小舌头灵动修长,骂人的时候直插要害,含弄肉棒的时候也能准确的挑逗着我的敏感点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