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宿醉】续一(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德州电钻

          字数:3406

          20210719

          续一

          夏夜的雨来得急促又热烈,一拨雨点鼓点般打过去,激起甜腥的泥土味从窗

          口漫进来,我咬了一口西瓜,又往扎啤杯里倒了半瓶野格,兼之冰红茶和红牛双

          管齐下,完事用调酒的汤匙舀了一勺喝下去,一股藿香正气水的味道直冲脑门,

          我觉得我又行了。

          母亲忧心忡忡:不能这么喝吧,你都喝多少了。

          没事,你儿子我号称海量。

          母亲噗嗤一笑:别海量了,你们父子两就是一盘菜,你爸每次喝醉酒什么

          德行你又不是没见过。

          这倒是真的,我爸曾经喝醉了跟我家的狗对歌,进门就是:青青河边有条

          大黄牛,黄牛背上有个野丫头……

          狗这个时候会配合的叫两声,三岁大的边牧,眼神里透出一种深沉的无奈,

          这狗后来得了老年痴呆,没得之前狗盆子一响就知道要吃饭,痴呆了之后不行了,

          自己去开冰箱拿菜做的三菜一汤……

          我说起这个笑话时是大一的暑假,刚跟父亲吵过架的母亲跟我一起躺在二楼

          我房间的床上透过天窗看星星,她生生把憋回去的眼泪又笑了出来,笑得满床打

          滚,我躺在身边帮她轻轻拭去泪滴里倒映的星河,母亲那时泪眼婆娑的笑着跟我

          说:人要学会在泥泞里俯身拾起快乐。

          然后我偷来了父亲珍藏的茅台,和母亲一起喝了个痛快,半醉的母亲托着腮

          赤着脚用我正在练稀碎书法的毛笔在我的书桌上写下一句诗:不胜人生一场醉。

          写完后的她醉颜如花,嘟嘴看我:乖乖啊,妈妈写得好不好?

          母亲对我的教育和影响总是潜移默化的,多年后竟然能让我产生一种朝花夕

          拾俯视过去的自己的惊喜感。

          上一次我跟她这么亲密的时刻是什么样的节点什么样的心情呢,我在混沌的

          脑子里一顿扒拉,反倒是越遥远的记忆越清晰起来。

          我们也许就是得了老年痴呆的边牧,忘性形成了惯性,所有的开心与快乐、

          悲欢或离合在年纪和经历形成的缓冲区里不再能激起一丝波浪,那些遍历过值得

          珍视的感情记忆也许有一天出门散个步,就再也不会回来。

          又想岔了,我醉酒的状态之一就是异常感性加思维非常发散,必须得阻止这

          种势头,于是我给母亲倒了一杯:你尝尝。

          母亲轻啜了一口眉头大皱:你的洋酒是不是兑太多了,怎么一股子藿香正

          气的味儿?

          我学赵本山说话:这就是正宗的……太极藿香正气……

          母亲接上:液!

          两个人同时大笑,我说:您还嫌酒多兑得多呢?莫不是忘了你送我去大学

          报道的时候咱们喝的长岛冰茶,你嫌酒不够最后干脆自己调,加酒跟不要钱似的。

          好汉不提当年勇啊,你不看看你妈现在什么年纪了。母亲横过来一个白

          眼,刚喝过酒的脸蛋像紫光灯下的鸽血红宝石,有一种灼人的炫目,一根发丝贴

          在她的唇角,整个人在这个柔和的氛围里居然迅速的艳光四射起来。

          你当年不是号称钢化杯女神?啤酒踩箱,白酒论斤,我舍友还给你了个封

          号西南骰王加拳王。

          母亲笑得花枝乱颤:谁叫你们这帮毛头小子酒量这么差,一个宿舍五个人

          躺下了四个,得亏你遗传了我,不然你也得躺。

          那走一个?

          走一个呗。

          母子两碰了下杯,母亲仰头一饮而尽,大咧咧的抹了把嘴,挑衅一般斜睨着

          我。

          嗯,不错,这位好汉颇有点当年的气势了,再划两拳?

          不来不来,你越来越没大没小。

          咋了,我喝这么多你还怂了?

          呸!当妈的就吃你一个激将法了!你啥时候赢过我?

          母亲脱了拖鞋一条腿踩上沙发,要演个包租婆的形象,没演完自己撑不住先

          笑得往后一倒,一瞬间双腿打开,内里那道红色终于大白天下,窄小的内裤包裹

          着大腿根部的神秘地带就那么呈现在我眼前,在腿根的肉和微微隆起的肉丘挤压

          下探出些蕾丝镂空的花,我心里狂跳了几下,揽住母亲的同时手掌不动声色的在

          她腰间感受了一把,裙子布料薄得能感受她身段的柔韧和那股几乎要从她身体里

          钻出来择人而噬的热焰。

          咳咳……那个啥,注意形象啊,几十岁的人了。

          怎么,嫌你妈老太婆了?那行,出去外面找你的妹妹们喝去。母亲假装

          生气,嘟嘴转身一气呵成,这会儿又像个花信少妇了,时光仿佛能被她当作进度

          条随意拖动。

          我哪有妹妹……们,一个都看不住让她跑了。

          不过也并不是一个都没有。

          我卖了一个关子:我倒真认识一个这样的妹妹,她啊,性格温柔身材好,

          肤白貌美气质高,文能提笔写绝句,武能一字马下腰。

          母亲转过脸来,眼里笑意盈盈:谁家姑娘这么好啊?快拐回来给我当儿媳

          妇。

          这可难了,天上掉下个陈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

          哎哟,你酸不酸呐,嫌人家腹内草莽人轻浮咯?非也非也,陈妹妹是

          骨骼清奇非俗流。我一本正经的吊着书袋。

          母亲笑弯了腰:这位陈妹妹说不要当你媳妇哦,她还是喜欢当你的妈妈。

          是吗?那可真是遗憾。我摇头兴叹间,目光飞快的扫过她直起身子时一

          对饱满乳房划出的波浪,动作间两条红色的内衣带被挤压得七零八落,歪到肩头,

          风情万种。

          骨骼清奇确实是母亲的写照,何谓骨骼清奇?并非字面意义上的意思,我重

          点指母亲的身材,肩膀瘦削平整,只两臂稍显出些中年妇人特有的丰腴感,相较

          于沉甸甸的的胸脯,又还算瘦弱。

          相比上半身,绝品自然还算腰臀,练瑜伽的母亲腰部没有赘肉,纤细而力量

          感十足,腰背两条长期锻炼微微起伏的筋肉线连着腰窝的点就是最细的地方,接

          着下盘一个惊人的起伏,大屁股像颗天然光滑圆润的宝石戒面被镶在腰腿连接处,

          行走坐卧间都是挡不住的摇曳风情,更遑论两条笔直紧实的大腿,此刻就那么交

          叠在一起,把屁股的位置往后又推了半个翘度,这还不是骨骼清奇非俗流?

          此为我的国学经典新解,作为我学生时代就一贯的插科打诨方式,母亲称之

          为歪解,某次我反驳她说这也是你起的头,比如读书读到有匪君子、如切

          如磋、如琢如磨的时候,我问母亲这句怎么解释,正研究我的psp游戏机的

          母亲抬头想了一下,说:这叫……小树不修不直溜。

          一脉相承的无厘头。

          不知是刚下肚的调酒起了作用还是母亲今晚实在是诱惑力实足,我好不容易

          压下去的枪又昂然抬起了头。

          好了,现在又该容我的酒精脑打下岔了,毕竟喝醉酒不胡思乱想,那还能叫

          喝醉酒吗?

          恋母这种事情,并非是我今晚醉酒后精虫上脑产生的,那必然是有根有据,

          非要追本溯源,还是得追述到那些个会开始幻想女人的白奶子白屁股的青春期了

          吧。

          彼时的母亲三十四岁,正是成熟奔放的年龄,现在容我用不多的关键词在我

          酒精荡漾的脑海里一通检索,得出的结果是我的童年啊一片无悔、我的青春期啊

          不羁依旧,这都得益于我那性格开明温柔大方的母亲的溺爱纵容帮凶式教育。

          用这么多词语来形容是毫不为过的。

          初生牛犊的年纪,夜深人静的时候难免是要来上一两发传说中的打手枪才能

          入睡的,而大把时间的青春期,有大把的时间来做这个事情。

          年少轻狂,幸福时光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