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正在我问出口的时候垂了眸,摇了摇头,再无他话。我使劲的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剧痛,咬着嘴唇强迫自己不要哭出来,不要在众臣面前失仪,转头吩咐跟来的太监再去向胤禛递话儿,然后去迎迎雪玉。

          yi步yi步的向胤祥挪动着步子,仿佛这身躯不再是我的,每走yi步都沉重无比,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丢失再迈出下yi部的气力。

          胤祥的朝服上,殷红的鲜血yi团yi团的在狰狞的团龙图样上铺开,仿佛是那团龙即死,鲜血喷涌。目视所及,触目惊心。

          “胤祥”声音颤颤悠悠,早已经失去了后继能言的气力。

          他微微启眸,该是看到我了,扯出明眸皓齿的笑容,然而便是这yi瞬的笑靥,却伤了我的心神,再也无法忍住泪意,他口齿间,全是淋漓的鲜血。

          跌坐在榻边,我再也抑制不住情绪,我冲太医咆哮道:“为何如此!为何不尽力施救?!”太医战战兢兢的跪了yi地。

          “无妨,我的身体,我知道”耳边忽然传来胤祥气若游丝的声音。

          我转头去看他,难以抑制的泪下:“胤祥”

          他又笑了,“曦云,莫哭。”我蹙眉绝望阖眼,我真想站在命运面前,质问它有何权利对胤祥这样残忍,胤祥的生活,胤祥的抱负才刚刚展开,为何!

          突然门被“砰咚”yi声推开,雪玉yi脸惨白的站在门口,我看到那拉氏站在雪玉身旁,对我赞许的笑笑,然而我却无力扯出笑容回应她,哪怕是牵强的笑意,也无法扯出,只好垂了眸,转头对胤祥道:“雪玉来了。”

          “爷!”雪玉哭泣着,yi下扑到胤祥身边,“爷怎会至此,怎会至此!”

          “不碍”胤祥忽然温柔的笑了,像是心底最为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他伸手去轻抚雪玉的后背,然而却颤颤悠悠,几下便力气无继。

          ‘呕’yi下,胤祥忽而又喷出yi大口鲜血,yi片触目的血红,全落在雪玉的

          90c肠断月明红豆蔻

          衣襟上,我忙上前yi步,看到胤祥缓缓的抬起手,探在空中,他是要对我说什么吗?却看他伸向我的手,忽而又转了方向,伸向雪玉,却在半途,停驻了动作,“四哥”他吐出两个音节,手忽而就是了气力,重重落下。

          “爷!”雪玉悲号着,扑到胤祥身上,痛苦的哭着,那哭声在屋里盘旋不尽。

          我悲怆阖眼,胤祥yi瞬间,记忆中的画面,在我眼前喷薄而出,撞得我似是要喷出血来。然而yi切忽然归于平静,渐渐清晰的,却是胤祥yi贯的,明眸皓齿。

          我绝望的想,若是胤禛得知,胤祥此生最为牵挂的,在最后yi刻唤着的,是“四哥”二字,究竟该是怎样的悲痛?到底,他还是没有赶上见胤祥最后yi面。

          自胤祥去世,胤禛总是郁郁寡欢。不仅仅是因为没有在最后yi刻赶到,更在于胤祥的死因——多年抑郁,解禁后未休养得宜,积劳成疾,伤及心肺。

          我去东暖阁瞧他,看高无庸要通传,忙做了噤声的手势,他笑着点头退后,我便提步没进去,瞧见他正伏在桌子上,似乎是睡着了。放下手中的清粥,凑近去看他是不是睡着了,却看到他胳膊下压着的,俨然是胤祥苍劲的字体,上面是和胤禛闲聊般的语句——

          “和硕怡亲王臣允祥等恭请圣主万安。切臣等于七月二十七日具折请安,皇上朱批谕曰:朕躬甚安,尔等安好?朕确为尔等忧虑,所忧虑者,当尔等肥壮而返还时,恐怕认不出来也。钦此。

          臣等当闻此谕,确不知应如何奏闻。此次赴围众人,特蒙圣主殊恩,务必学习游猎,且臣等之旧疾,亦得清除,身体亦将肥壮。倘若确实发胖,而不甚寓目,则将如何好。臣等待为此事惶惊奏闻。和硕怡亲王臣允祥c和硕庄亲王”注2

          再往下,便被压在胤禛胳膊下,看不到,然而我却骤然发现折子的角落有yi滴并不明显的泪渍,咬了嘴唇,蹙起眉头,视线投向依然伏着的胤禛。

          胤禛,你是真的睡着了,还是,因你在哭泣,不想旁人看到呢?心里长长的叹气,转身朝外去。

          从前总觉得,皇帝是冷情的,然而于我,胤禛并不是这样。

          我yi直庆幸于自己在他心里特殊的地位,然而在很久后,我才恍然发觉,我竟然沉溺在他给我的世界里,却忽视了给我这个世界的他

          注1:雍正迁到养心殿时,皇后是跟着迁到体顺堂的。体顺堂即养心殿后寝宫东耳房。明代已建,称隆禧馆。雍正后稍有修葺,yi直未名,清咸丰始名曰绥履殿,后曾改曰同和殿。光绪初年改曰体顺堂。

          注2:这个折子的内容不晓得各位读过米有,我貌似从前在哪个文里读过?我也记不得了,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讲的是四四嘱咐十三要多吃些,长胖些,十三回折子说要是真的胖了,不能入目了该怎么办,请四四的示下等,具体意思不翻译了。

          作者有话要说:嘤嘤嘤

          我明眸皓齿的十三

          91

          91c银笺别梦当时句

          九月的夜晚,星空浩淼,我站在西暖阁门口瞧着星罗棋布的天空,心里轻轻感慨,纵然生命不论几生轮回,寒暑不论几世春秋。所谓沧海桑田,该是yi个多么遥远的名词。

          那拉氏在胤祥去后第二年也仙逝了,我生命中出现的yi个个鲜活的影子,都渐渐消逝,褪色,黯淡。所以这就是人生么?我暗问,看不到的是悠远未来,看得到的是物是人非。

          紫禁城屹立在沉沉夜色中,不见了正红宫墙,耀眼琉璃,剩下的,是集聚了全天下的寂寞。胤禛便站在这权利的最高峰,我yi直猜测,他心里,该是怎样的yi片荒原,才能受得了如此寂寥?

          自胤祥去后,胤禛更加操劳,常常熬了彻夜,知道黎明早朝。我看着他宵衣旰食的忘我状态,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可是又能如何呢?他身边,只有能臣,没有心臣。

          叹气,转身去了小厨房,玉蕊跟上来,笑道:“格格可是又要给万岁爷煨清粥了?”

          我笑嗔道:“小丫头,知道就快来帮忙淘米,许久未自己淘米,上次淘了yi次,万岁爷竟然吃出沙子来。”

          自从胤祥也去后,我发觉自己更加怀念从前的时光了,“娘娘”这个称谓,总觉的遥远疏离,便嘱了玉蕊仍旧唤我‘格格’便罢。胤禛知道了,也是笑着没有说话,yi脸无奈的宠溺。

          由玉蕊帮衬着,在小厨房忙活半晌,我照常端了清粥去瞧胤禛,却在门口正撞上太医正从东暖阁出来,太医正匆匆忙忙见了礼抬脚便走,甚至忽略了礼节并不等我让他起来,我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微微蹙眉,这是怎么了,这样战战兢兢的样子。

          随后看到苏培盛从东暖阁里出来,手里似乎捧了什么东西沾了血渍,见到我忙塞进怀里,才笑着请安。

          我虽狐疑,但也只想是胤禛嘱咐他办什么差事儿不能漏了风声,便没有多问,只是嘱他起来。朝暖阁里进,高无庸看到我来,便静静施礼退下,带走了yi众宫女太监,暖阁里,便只剩下我和胤禛。

          胤禛少有的没有坐在案边的yi堆折子山里,正坐在榻上小几边,对我眉眼舒展的笑,黑眸皓若星辰,“来了。”

          我抿嘴笑着点头,“还热着呢,快用了罢,省的yi会子看折子,又嚷嚷肚子饿,紧的天下人饿了你似的。”

          他嘴角无声的扯起yi抹温柔的弧度,抿嘴笑着接过碗,我就静静的立在yi旁,笑着看他喝完。他喝完放下碗,拉着我就往外走,“去哪?你不看折子了?”我诧异道,跟在他后面匆匆的走。

          “不看了!”他在前边居然爽朗的‘哈哈’yi笑,紧着拉了我进了西暖阁。进门屏退了yi众宫女太监,只剩下我们俩,他圈过我,紧紧的

          91c银笺别梦当时句

          ,“我今儿个晚上,只想好好的和你呆着。”他笑说。

          我‘噗嗤’yi下笑出来,“都快成老爷爷了,怎的还这样矫情?弘历都这样大了,你这个当阿玛的,怎的还是小孩子脾性。”

          他忽的打横抱起我,惹得我yi下惊呼出来:“作甚!”

          “作甚?”他笑着复述道,“紧着是睡觉啊,苦短,还费劳什子心!”

          我‘腾’的红了脸,嗔道:“赶明儿让天下人都瞧瞧,皇上竟然没个正经样子。”

          他苦笑道:“旁的就是太正经儿了,平白惹的yi身病出来”好似是说漏了什么似的,他忽然打住了话头。

          “我还差点忘了,刚刚在东暖阁门口儿遇到医正了,你病了?”忙伸手要去探他的头。

          他笑着,也不躲,我摸到yi阵沁凉,是他yi贯的温度,心里松口气。他笑:“不过是叫来问问如何长生罢了。”

          我骤然想起从前不知在哪本书上看过说雍正皇帝为求长生,请了术士练丹药,忙说:“旁的人糊弄你,你也信,若是能求得长生,那神仙还不得被气死?可别惦记着这些虚无的事儿。”

          他笑道:“不过玩笑而已,也值当你这样紧张,就是寻来问问平素养生喝茶这些个琐事罢了。”

          我如释重负的吁口气,笑嗔道:“只要是你的,关于你的,再小的琐事儿,在我这儿,都是天大的事儿。”话音刚落,便感受到他身子yi僵,我抬眸去看,正看到他刚刚隐去的紧锁的眉心。

          他笑着把我放在床上,道:“我替你褪衣?”我忙说:“还是我自己来。”他也笑笑,转身给自己褪衣,我解着扣子,心底暗忖,是我多心了么?怎么觉得他的笑容这样牵强?

          他上床来搂过我,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传来丝丝沁凉,“云儿,你还记得我许给你什么吗?”

          大婚那日,他亲手为我戴上的镯子,里面刻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说:“爷许不了旁的,只能许你这个。”

          想起年氏入府前,他用手掌摁着心脏的位置,眼神坚定,说:“云儿,不论发生何时,你只要记得,你在我这里。”

          噙起笑意,轻声道:“记得。”

          他长长的叹气,许久才说:“答应我,你要yi辈子记得。”

          我点头,道:“好。”心底隐隐约约yi丝不安在飘荡,胤禛怎么,像是嘱咐后事似的?

          “要记得你今晚答应过我,永远不要忘。”他说。我咬紧嘴唇,不安更加浓重,索性问道:“发生何事了么?”

          他笑道:“哪有,不过是未雨绸缪,怕你忘了我。”我暗松口气,嗔笑道:“怎会?”他复又搂紧我,紧紧的,似是要把我摁进他的灵魂。

          91c银笺别梦当时句

          夜已然很深了,我却yi直没有睡着,因着他紧紧的抱着我,也不敢动,怕扰醒了他。然而忽然听到胤禛长长的叹了口气,接着脖颈下yi凉,心底yi紧,泪水?胤禛他流泪了么?为何?

          我几近yi夜未眠,全因着脑子里兀然想起,雍正驾崩于雍正十三年,心里yi凛,想起傍晚看到的战战兢兢的太医,想起苏培盛忙塞进怀里的东西,好像是胤禛常用的帕子,再想到胤禛方才的反映,无边无际的难过渐渐的化作yi颗颗细小的微尘,在我的整个心房飘荡,蔓延,融进血液,渗入骨髓。

          油尽灯枯么?

          我暗暗问自己,久久无语。可是答案除了这个,又能有什么呢?

          后来的日子,我分明感觉到胤禛更加发狂的处理国事,我心疼劝他多做休息,他总是笑着说:“天下对我的骂名已经够多了,旁的再背上些也是无碍的,我想留给后继之君,yi个清明强盛的大清。”

          心里的难过yi波yi波的拍击着我,胤禛,你也是知晓那些骂名的么?世人都道你冷酷,薄情,残忍,可我看到的,分明是yi个刚毅果决c勤政c肃贪养廉,温柔专情的你。你何苦,要自己背上那骂名?你明知道,帝王之名,相传后世,你竟然浑不在意么?

          似是看透我的担心,他清浅的扯出笑意:“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毫不在意的样子,生生的扯痛了我的心。想起胤祥曾说——“四哥实在是yi个面冷心热的教人心疼的人。”

          我日日看着,他仿佛是在做最后的冲刺似的。雍正十年二月,晋封弘历为宝亲王后,更是时常带着弘历悉心教导,何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知道弘历终将为后继之君,但是看到胤禛此刻的呕心沥血,却忽而有些怨恨,如果弘历没有这样的聪颖,胤禛会不会,因为担心,能多熬yi段时间?可忽而又陷入自责,生命干耗,又怎能是好事?

          太医又来为胤禛把脉送药,我悄悄退下,站在养心殿门口,眺望着远处的宫墙,荣华富贵的代名词,原来便是天下重担。

          不是不想在胤禛身边听太医如何说明,可只要我在身边,太医必然是说,皇上龙体安康,只需适当调养,送来的药,胤禛也不肯吃,只笑说:“朕自个儿身子自个儿知道,健康的跟头老虎似的,何用吃药。”

          我黯淡了心神,你何苦,要在我面前遮掩?我们是夫妻,不是么?夜夜同床共枕,我怎能不知道你夜夜虚汗,噩梦缠身?

          泪意又要翻涌,我苦笑,从什么时候开始呢?我似乎只会哭了,没有尽头的泉水,说的便是眼泪罢

          时光飞度,眨眼间,便是雍正十三年了。

          自过了年关,我

          91c银笺别梦当时句

          整日没事就跟在胤禛身边,他笑着打趣我道:“何时我多了个尾巴?”

          我笑道:“其实你yi直都有,只是以前尾巴不好意思跟着,现今人老了,脸皮厚了,就死皮赖脸的跟着了,你也甭想甩掉。”

          他嘴角勾起笑意,黑眸带着无尽的笑意,道:“我要给这尾巴加个锁儿,让她永远跑不掉。”

          “旁的不用加,也心甘情愿的跟着的。”我笑道。

          眼看到了早朝的时间,我送他到了乾清宫边儿上,“你且放心早朝,我去后头园子转转,寻我派人到园子就好。”他笑着应了,自往乾清宫里去,我就慢慢由玉蕊扶着,往后头御花园去。

          然而刚坐下没有多久,忽然看见yi个明黄|色的身影,众星拱月般的过来。

          “怎么?不是该早朝么?”我诧异道,难道是朝堂上出了事情?

          “莫急,我上去坐了yi会子,他们都吵吵着改土归流的事儿,我心烦的紧,让他们吵吵着,自己出来透透气儿,过会子再回去便是,没了尾巴,总觉得少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他笑着坐下,宫女奉茶点上来,他便挥手让她们悉数退下。

          “云儿,你可还记得,康熙四十七年,咱们在潜邸蒹葭湖畔百万\小!说喝茶?”他久久的望着御花园的碧波荡漾,忽然开口问我。

          我从书里抬起视线看他,美好的侧脸在日辉下泛着好看的光芒,只是脑后那黑发,夹杂了星星点点的银白,心里yi阵刺痛,垂了眼眸:“怎么会忘?”

          他忽而嘴角扬起,yi个煞是好看的弧度,他带着笑意转头,日辉洒进他漆黑的眸子,灿若宝石,“我从前常想,若是有这样的日子,我宁可yi辈子都被圈禁在府里,再也不想离开。”

          “胤禛”我怔怔开口。

          他的笑意却更深了:“云儿,我什么都能放下,就是没办法放心你。”

          我强压下已经用上的泪意,看着胤禛带着忧伤的笑容,强迫自己也扯出微笑,却纠结了心神,好痛!

          “我这么大yi个人了,有什么不放心的,紫禁城里什么都有,饿不到也冻不到。”我扯起笑意,说。

          “自是”他带着笑意垂眸,清清冷冷的脸上,蕴着温柔的神色。“只是”他沉吟着,“紫禁城,是你最不喜欢的地方,若你想,我”

          我忙摇头,道:“我喜欢这里。”看到他惊异的神色,我垂下眸,抑制就要流出的泪水,复又抬眸,笑意坚定的对他说:“我喜欢这里。”他终于放心的点点头,释怀的笑了。

          胤禛我喜欢这里,只因你yi生最大的心血,都在这里。只因为这里,有我和你的记忆,浸透着yi草yi木。哪怕它是牢笼,我也义无反顾。

          91c银笺别梦当时句

          天气渐暖,胤禛带着我yi直住在圆明园,说是景色正好,该当享受。其实却是给足了我空间让我自己享受,他还是没日没夜的扑在折子里,国事里,怎么拉也拉不回来。

          我只得夜夜煨粥,希望能为他添把气力。

          “格格!”我正端着清粥从小厨房出来,正看到玉蕊满脸泪水的扑跪在我面前,神色悲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是最后yi天了,双更回报读者!!!

          92

          92c尾声

          心头yi阵异样的疼痛闪过,手上也似忽然失了气力。

          “哗啦”,“啪”手中的盘子应声落地,瓷碗也四分五裂。

          胤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