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会累(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他也会累,

          “她真这么说”?章盛光全身血都冷了半截,他没回家这段日子,她就没有一点思念,没有一点不习惯,“还有没有说其它的…她当时是什么神态,有没有难过…”。

          易南枫低头了鼻子,看他紧张期待的样子,要他怎么说呢,他阅人无数,却实在看不透那个娇小的女子,若说不爱也没见她说要分手,若说爱呢她也不像光子一样憔悴伤心,还能和邻居散步打球,光子说要搬走时更不见焦急,“光子,我觉得她说的没错,你们暂时分开段日子也好,这时间一过,以前那些争吵和不开心你也会想开很多…”。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章盛光太了解这个兄弟了,他回避这个问题,是不想伤害他,“我知道,她怎么会难过呢,她现在只怕恨透了我,我跟她分手她高兴的放鞭还来不及,一直以来我们的感情都是我更主动,都这么长日子了,她还放不下我哥…”。

          “光子,我劝你不要把感情看得那么重”,易南枫不忍道:“我瞧着谢欢对感情太理智,和你完全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她理智,她只是对我理智而已,她也有不理智的时候”,章盛光突然之间万念俱灰,耸垮下肩膀,“也许…我不该执迷不悟,是时候舍下这段感情了…”湮。

          姜姝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好姐妹尹悦涵,有感而发道:“你这么想也不是件坏事,这世上喜欢你的女人也是多了去了,有些感情不是你能不能放下,而是你狠不狠得下心割舍”。

          “姝儿…”,易南枫拧眉喝止她。

          “她说的没错,难道没有她谢欢我章盛光就会死吗,既然她不在乎我,我也不要总牵挂着她了”,总得不到回报,他也是人,他也会累的,他真没办法跟自己同床共枕的女人总想着别人,连私人密码都设成别人的生日,而自己的生日,她怕是记都不记得举。

          想到这点,他恨得咬着压“咯咯”响。

          “行,你这话要说的是真的,明天就给我打起神好好的去上班工作,别再出状况了”,易南枫知道他那德行,倔的跟头牛一样,要放下不容易,不过现在最主要的是不能让他这么萎靡下去了。

          “不用你说的,我会的”,章盛光暗自下定了决心,他这次绝对绝对要忘掉谢欢,要么她主动来找自己,亲口跟他说,他比章思璟要重要些,否则这辈子他都要被一个谢欢的女人吃的死死的。

          为了让自己不再去想谢欢,他一头栽进了工作里,公司里忙着软件开发,每天甚至加班到凌晨三四点,回到家里,那个冷冷清清的房子,以前不习惯,可自从跟谢欢住了后,每天就算他晚回家,她已经睡了,桌上都是留有好吃的夜宵。

          星期一甜酒、星期二面条、星期三馄饨…,每天都是不一样的口味,连冰箱里也塞得满满的,有他喜欢的饮料、啤酒。

          而现在洗手间里衣服、臭袜子堆得像小山一样,外套、衬衫可以扔去干洗店,可内裤、袜子也不好都扔去,以前出门在外读书、搞训练时,自己也是会洗衣服,可习惯了任何衣服都由谢欢洗,每天只要张开手臂,就能穿着被她熨的整整齐齐的衣物,更不想干家务活了。

          厨房搬进来一个多月了都没开过火,地板上、桌上脏的一层厚厚的灰尘,后来烦不过,干脆找了个钟点工每天过来做家务。

          家里是变整齐了,衣服也洗的干净,可又总觉得不是谢欢做的,不是很满意,做的夜宵味道也不如她的好,但又没法子。

          不过现在偶尔想想,其实谢欢除了一颗心没在自己身上,对旧情人恋恋不忘之外,她对自己生活房门真的是极好的,做的东西好吃,干活也不抱怨,家里收拾的也妥妥帖帖,对他的胃也细心呵护。

          有时候犯过几次想找她的念头,可谢欢始终一点表示都没有,说不定人家本不想他,他这么找过去反而又拉低了自己,弄得他感情一文不值。

          索有时候干脆住在办公室里,几天下来,弄得蓬头垢面,胡子拉渣,衣服褶皱的几天没换,连易南枫都看不下去。

          “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吗,脸上就好像刻着‘我是一个没女人的男人’”,易南枫嫌弃的指着他,拥有一张帅气的脸也不知道弄整齐点,打扮打扮,实在糟蹋了,“你看你还是以前那个站在镜头前光鲜亮丽的章盛光吗,走到狗仔队前估计都没人认识你”。

          “不认识更好,我早就不是国家队的选手了”,章盛光抹了抹脸,浑不在意的

          宠妻无度:小女人,你躲不掉!,他也会累,

          说,“再说我又不要女人喜欢,打扮的那么帅气干吗,招蜂引蝶,我不需要”。

          “可你也要注意点形象啊,你是我们公司的老总”,易南枫恨他丢脸的敲了敲檀木桌面,“我早上来时,你知道办公室的女同事在说什么吗,他们在打赌你身上这条牛仔裤穿了几天,你不是请了个钟点工吗,把裤子一拖让人家洗就是,还是你穷到只有一条牛仔裤啊”。

          “行啦,我明天就换了,别像个女人一样啰嗦,我找你上来是有正事”,章盛光转过桌上的笔记本,“你看到这则新闻了没,四年前开发的大型古装游戏江山前几天服务器及官方软件全部关闭,背后的高易软件有限公司资金问题面临困境,听说要破产了”。

          “嗯,我听说过,这款游戏前几年很火爆,不过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服务器经常出现问题,玩家减少,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难不成…”,易南枫心思一动,向皮椅上深邃着幽黑眉头的男人,不知何时起,狭长的眼睛里光四溢。

          “我以前也接触过这款游戏挺有意思的,而且我也看过往上资深游戏迷的评论,还有不少人想继续玩这款游戏”。

          “你是想买下这款游戏的版权”?易南枫皱眉,“这的确是个商机,可我听说有几家公司也早看上了,我们公司太小,本没办法跟其它大公司竞争”。

          “不试试怎么知道”,章盛光声音压低,嘴角扬起笑意,“何况…江山以前的代言人是汤仪娜,我跟她有些交情,我想找她帮帮忙看”。

          “这样好吗”?易南枫笑道:“以你现在的身份,她不理会正常,可她若是帮了你…以前看记者写的内容,你们两还穿过绯闻,保不准她对你有意思”。

          “这可关系到我们公司的前途”,章盛光眼睛里有郑重的表情,“她要不愿意帮我最多求她几句,她要愿意那是再好不过了,到时候我也不会少掉她那份报酬”。

          “她今年在歌手捞钱榜名列第一,、代言、拍电影,人家可不在乎这一点小钱”,易南枫说着调侃道:“不过…她要是对你有意思也挺好对不对,论脸蛋、论身材,她比谢欢都要强,正好你不是说要忘掉谢欢吗,跟汤仪娜在一起多少男人羡慕不来…”。

          “我章盛光是那种注重皮相的人吗”?章盛光冷冷一哼。

          “哟,小时候不知道是谁总在宿舍里说她妹妹不漂亮,要是漂亮点他早下手了…”。

          “我没说过,你别污蔑我啊”,章盛光涨红着脸捏了捏拳头,门口突然响起楼下秘书的声音,“老板,外面有位夫人来找您,自称是您母亲”。

          章盛光一怔,赶紧走了出去,看到梁凤蓉坐在楼下,手提着小包,他连忙亲自下去,“妈,您怎么突然来了”?

          梁凤蓉远远看到儿子这个模样沧桑的样子,愣是闪了好一会儿的神,“你咋弄成这模样了”。

          “这不是工作太忙没时间收拾自己吗”,章盛光讪讪的把老娘请上办公室,“您要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

          “我这不是担心你和欢欢的事吗”,梁凤蓉虽然人在暮市,可每次打电话给两人,都让她别担心,可一听这口风就明白了还没和好,更糟糕的是儿子还搬出来住,这么下去,感情分开的越久就越淡,他们俩不急,她是在家坐不住了,“你们俩快点给我和好,还要闹到什么时候,难不成真要分手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