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陌娴奈薹ㄔ谝桓鋈松砩鲜迪致穑?

          我清清楚楚的明白,而我又战战兢兢的撤退。

          如果不是全部,那麽会不会终有天将我抛弃?

          如果可以,我多想将这些爱全都装进玻璃瓶里,看它们像萤火虫般的闪烁。

          永不熄灭!

          我想著,不知不觉蹲在路边哭起来。辆车在面前停住,我认出车牌号码,转身想跑已经来不及了,被萧飞连拖带拽,塞进车里。

          随後他自己也坐进来,我恐惧的缩在座位里,盯著他的两只手,准备随时招架打过来的耳光。他看著小兽样的我,沈沈的叹了口气:

          “小安,你这麽怕我吗?”

          我见他虽然凝重,却不再凶恶,於是壮起胆子摇摇头:

          “我不怕你,我只怕你打我。”

          他听了嘴角微动,竟似有了笑意:

          “你别怕,这次我不打你。”

          这次不打那就是说下次会喽

          我虽然坐直身子,心中还是不敢大意,只手偷偷扣住车门,准备随时弃车而逃。

          他将手放在方向盘上,说:

          “小安,带我去你家吧,我还没有去过。”

          去我家?那不是刚好撞上夫锺洋?!

          我心眼转了转,想起以前的旧恨,幽怨的说:

          “我哪里有家,我不是早就被扔掉了吗”

          报复达到,某人的手紧握了下,又慢慢松开。

          萧飞紧紧拥住我,在我耳边轻念:

          “对不起,小安对不起”

          我的心被这三个字触痛了,眼泪蜂拥而出,委屈的抽噎著。许久,他才松开紧拥的手臂,将我拉到身前来,轻吻我的泪痕。

          我仰起头,忽然看到他的脸上竟有两道亮亮的水樱

          “你哭了?”我发现了新大陆,不可思议的惊叫出来。

          萧飞也会哭?!

          他愣了下,进而说:“是你蹭到我脸上的。”

          “胡说,才不是,明明就是从你自己眼睛里流出来的”我的手指沿著那水痕蜿蜒向上。

          他拉开我的手,将我用力向怀中搂,像要掩饰什麽似的,急速著问上我的嘴唇。

          贴著萧飞商标的霸道的吻,带著炙热的气息,不可世的侵入我的口中。嘴唇被或轻或重的啃咬著,微疼,却使我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

          不断向下蔓延的唇,每碰触到肌肤,身体就像是被灼烧了下,轻轻的痉挛著。

          他的手在我敏感的腿间抚弄,舌尖挑弄著我的耳垂,恶意的拖延。

          我勾住他的脖子,难耐的唤著:

          “飞”

          “说你爱我!”他蓄势待发,却强硬的命令道。

          甜言蜜语对我来说本来就像是吃饭那麽简单,更何况在这紧要关头,愈发没了原则,丝毫不过大脑的吐出申吟: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他满意的再次覆上我的唇,强有力的律动,燃起无尽的火焰,将我烧成灰烬。

          当激动的颤栗平复下来,我轻轻啃著他的肩头,喃喃地说:

          “飞,你只爱我个好不好?”

          他撑起手臂,自上而下的看著我,幽幽的说:“那麽你呢,是不是能够只爱我个?”

          我被问的语塞,连忙换件兵器:“你根本不是真爱我,你爱事业比爱我更多点”

          他沈默了会儿,将我抱起来,让我背靠在他的怀里。车顶的天窗打开,露出满天微笑的星星。

          他的手按在我的心口上,缓缓的说:“小安,你懂得什麽是爱吗?”

          “我当然懂,爱就是很喜欢很喜欢个人,无论做什麽都会将他放在第位,永远也不会打他,答应了他的事就定不会反悔。”

          我从侧面教育他。

          “那麽你应该也知道,爱是相互的,如果你要求别人做任何事都将你放在第位,答应了你的事就定不会反悔,那麽你自己也要做到这些才可以。”

          干嘛把打人的事省略掉!

          我可从来没有打过你!

          我不满的嘟囔。

          他不理会我的蚊子音,手指勾起我的下巴,让我仰起头看他:

          “小安,相信我,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最重要的。”

          我闭上眼睛,靠在他的怀里,感受著那心跳声。

          我相信你。

          可我也知道,我是最重要的,但不是唯重要的。

          似睡非睡之间,仿佛听见有说话声。微微睁开眼,原来是萧飞在讲电话。

          咦?好眼熟似乎是我的移动电话

          我顿时睡意全消,触电似的坐起来。萧飞见我醒来,又讲了几句便挂断电话,递还给我。我按下纪录,果然是锺洋打来的。

          真糟糕,忘记关机了

          我抬头看萧飞,又不敢开口问。他悠然自得的点起只烟,吸了口,说:

          “你深夜不归,他担心你出事。”

          “那你”

          “我说你睡著了,先住在我这里。”

          话是没错啦,而且也没有添油加醋,可我就是觉得心里很不安,既为锺洋,也为萧飞。

          他又说:“我还跟他聊了点别的。”

          “什麽?”我反应强烈,“聊什麽?”

          “当然是和我们俩都有关系的人。”

          “你你们怎麽可以在背地里讲我坏话?!”

          我吓得结巴了,这两个人该不会又要联合起来制裁我了吧?

          他瞧了我眼,故作奇怪的说:“激动什麽,我们谈的是岳诗纹,又不是你!”

          “原来如此”我松了口气,又立刻紧张起来,“岳诗纹?”

          “小安,你可知道我为什麽那样确信岳诗纹不是内?”

          “为什麽?”

          我的确直为此奇怪,该不会他和岳诗纹真的有腿吧?

          “当初岳诗纹为了嫁给我父亲,力排众议,甚至与锺家断绝了亲子关系。也许连她的哥哥都直认为,她是为了私利而嫁给个大她四十岁的男人,可我知道,她是真心爱著我父亲的。”

          他看著我,深深吸了口气:“小安,这样的爱情,你能给我吗?”

          “那你呢,你能给我吗?”我将烫手的山芋又扔回去。

          他的眼睛轻轻闭上,过了几秒又慢慢睁开:

          “小安,我会为你牺牲切,但我也不会做无谓的牺牲,所以你最好不要三五不时地给我出考题。”

          “我哪有”我没有底气的否认。

          “不过你这次可是真的给我出了个大难题。锺洋和岳诗纹不愧是兄妹,在某些方面极为相似,都属於不知变通,遇挫愈勇型。”他皱起眉头,“你知道吗,他对我说要与我争到底呢!”

          他再次向我压过来:“真伤脑筋呀,如果没有岳诗纹这道关系,我就去派人干掉他,举两得,除掉这个商场和情场上的劲敌”

          我的脊背阵发凉。

          虽然他现在是在开玩笑,可保不齐什麽时候变成真的。

          可我真得很喜欢锺洋,想到要放手,心就揪在起。

          唉,岳诗纹,我现在是真心诚意的祝愿你长命百岁,永保汉匈边境平安

          第二天早,萧飞将我送回家。

          我绕著房子兜了十圈,也不敢进去。

          该如何面对锺洋?

          不知萧飞还在电话里对他说了什麽

          不过他既然说不会放弃,就应该会原谅我吧

          想到这儿,我终於鼓起勇气,掏出钥匙来开门。不料进到屋内,却空无人。

          我的心下子晾了半截,急忙打开抽屉柜子。

          幸好,他的东西还在。

          我略微松了口气,才看到桌子上压著张字条和个信封。

          字条上写著:

          “小安,我有急事去荷兰,很快就会回来。你乖乖百万\小!说,这次我可不会提前告诉你报考哪个大学了,考不上的话,我可要打你屁股!

          如果你不想去荷兰,就告诉我想去哪里,我定帮你办好,总之离萧飞那个色魔远点。

          另外,我查到了你的亲生母亲的下落,她非常想念你。考虑到你的感受,我没有向她透露任何你的情况。如果你想找她,电话号码在信封里。

          小安,原谅我的自作主张。无论你的决定如何,我只希望你能够过的快乐。

          :打了你,对不起。”

          我拿起那个信封,直直的倒在床上,将它举到眼前。牛皮纸很厚,丝毫不透个中玄机。

          如果真的通话,我第句话应该说“妈妈,我恨你”还是“妈妈,我爱你”?

          这真是个难题,我想到泪流满面也想不出答案。

          电话响起,我去接,听到锺洋的声音。

          他说,别哭,小安,我爱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