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柔的枷锁》_分节阅读_5(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半,真的非常感谢各位在我企图装死弃坑的时候坚持留言催文的朋友,是你们让我这废材捂著脸惭愧地爬了回来……

          文中涉及关於主奴羁绊的一些描述,并非完全瞎掰,现实中确实有著这麽一个享受虐恋的群体。虽然社会对他们的印象好像只有xx和荒淫,但其实他们生活得很辛苦,找到一个真正适合自己的主人或者奴隶并不容易。我在文中将这种生活方式美化了,仅供娱乐消遣,祝福还在这条路上坚持的人能找到自己的归宿。

          不要嫌弃告白拥吻什麽的结局太俗,这本来就是篇肉文嘛,虽然我後期企图将它伪装成探讨虐恋意义的调教文可它本质还是肉而已……肉文不需要装文艺!吼!

          一直在潜水或者在别的地方看文的朋友如果愿意给我吼一声此文已阅,欢迎到我的鲜网专栏按爪,我是寒冰木加,msn:mailto:

          ,期待各位给我意见。

          正文完结了,以後还会有番外不定期更新!再次感谢一直忍受我抽风式更新频率的看官,我们新坑见!

          全文完

          番外一、邪恶的温柔01

          01、

          第一次见到秋山,是在刚进公司的那天下午。

          办公室是在一座高层写字楼的著,男子打开早已摆在修办公桌上的一个盒子,那是修一直不敢碰的产品样品。男子随手取出一个连著细线的跳蛋,打开开关,跳蛋便像吊起的鱼般弹跳起来。男子伸到修面前步步逼问:

          “来,告诉我,这个产品的特点是什麽?”

          明明一副温柔可亲的样子,却叫人不能抗拒。

          “这……这个跳蛋的特点是……”修不得不连忙翻看著介绍页面的资料,尽量让视线避开眼前跳动的器具,吞吞吐吐念出文字介绍,“体型小巧而动力更强,且……开关更隐秘精细,节省空间……适宜……多个产品同时使用……”

          还没念完,便听男子轻声道:“你好像很喜欢这些东西。”

          “咦?”

          “你看,”男子把腰压低,把修完全挡在自己身体的阴影下,耳语道,“你的身体已经兴奋了呢。”

          修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分身不知何时已经微微抬头,在裤裆处撑起了小帐篷。

          “光是看看图片和文字就有感觉麽?”男子戏谑道。

          “不,我……”

          修慌忙用手挡住自己的私处,却被男子挪开。男子将激昂地舞动中的跳蛋靠近修的下体,不断弹跳的跳蛋不时撞击在修的分身上,随心所欲地挑逗著修薄弱的神经。

          “你……”修被男子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连忙抓住男子的手,并压低声音抗议道:“你在做什麽!”

          男子没有理会修微弱的反抗,转而直接捏住跳蛋的蛋体,隔著衣服贴在修的胸口。先是探索性地缓缓找寻,触碰到左胸前的一点突起,便压在上面集中刺激。此时跳蛋在男子手中就像一个小巧的振动器,强烈的震动蹂躏著xx,一阵阵电流般的刺激从xx传到心脏,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离般的酥麻。

          “别这样……”

          修无力地拉扯著男子的手,却阻止不了他将跳蛋挪动另一边xx上。两粒敏感原本柔软的果实变得膨胀而坚硬,将衬衫。

          “唔……”

          已经不顾上这里是办公室,顾不上自己此时的姿态是多麽屈辱,修呜咽著一个激灵,在男子手中释放。

          “积累了这麽多,平时都没有适当自己解决吗?”男子将掌中乳白色的粘液伸到修眼前摇晃,笑道。

          “你……”修气得说不上话来,只得一把推开他,张大口努力抚平自己紊乱的气息,被还未退去的xx和羞怒憋红的脸颊嫩得似乎可以拧出血来。

          “啊,忘了介绍。”正用纸巾擦拭著手的男子像是才想起什麽,打招呼似的把黏稠的跳蛋和擦手的纸巾放在修手中,拍拍他被还未退去的xx和羞怒憋红的脸颊,“我叫秋山,是你的部门经理。”

          “咦?”修愣愣地接住被弄脏的纸巾和跳蛋,一时没反应过来。

          “好好‘回味’一下产品的效果,明天和我去见客户吧。”

          说罢,秋山在修耳边轻啄一下,露出一个明明温和可亲,现在在修看来却令人恼怒的笑容,摆摆手便离去。

          经,经理?!这……什麽嘛这家夥!

          委屈的泪水不知何时已盈眶,修生气地把沾著自己精液的纸巾砸进垃圾篓,缩在自己半独立的办公座位里,胡乱擦抹著湿润的眼角。

          真讨厌。无论是那个过分的经理,还是淫荡地没能拒绝对方的自己。

          都好讨厌……

          =======================

          糟糕,回忆部分明明只打算写一章的,结果一欺负起修修就来劲,不知不觉爆字数了……捂脸……

          上次在寒冰寂寞的呼唤下炸出了几个看官,好激动!感谢所有留言和送可爱小礼物的朋友,强抱…… ̄3 ̄~

          有人问这篇文是不是he,在这里肯定的回答,当然是he!不论过程如何,我都会把修和秋山的甜腻继续到底的!

          番外一、邪恶的温柔02

          02、

          第二天下午,修遵照要求按时推开会客厅的门,正对上从报纸後抬起头来的秋山的视线。他低头咬著下唇,不情愿地走过去,小声道:

          “秋,秋山经理……”

          秋山瞧了瞧修看著那红得可以拧出血来的脸,顿了顿,忽然道:“待会可别用这张脸对客户说话。”

          “啊?”

          “你知不知道,”秋山放下报纸站起来,抬起修的下颔,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你的脸上就像写著‘来侵犯我吧’一样,引诱人犯罪?”

          “你──”修羞愤地甩开秋山的手,“只有你会这样想吧!你这个……”

          “我什麽?还不知道昨天是谁主动张开腿,享受得一脸陶醉呢?”秋山抓住修的手腕,把脸凑近,用低沈而充满挑逗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你xx的表情,真迷人。”

          昨天办公室里心惊肉跳的情形历历在目,跳蛋震动的刺激,男子的手指灵巧的玩弄,一想起自己被xx和快感俘虏而不知羞耻地在男子手中释放的丑态,修的脸刷地红到了耳根。下体突然涌上一股热潮,心跳的节奏也变得紊乱。

          修被自己身体的反应吓了一跳,连忙挣扎著想要摆脱手腕上的束缚,却反被抓得更紧。

          “怎麽,只是想想就有感觉了?”

          耳语的同时,一阵湿热的触感缠上修的耳朵。秋山的舌头在修的耳背上下舔舐,然後轻轻啃咬那柔嫩的耳坠,又将舌尖伸进耳郭搅动。耳中黏稠的水声如深谷的溪流,一点点渗入他的心窝,心悸中一股股热泉灌入每道血管。

          “啊不……请别再……嗯……”

          又来了,和昨天一样奇异的感觉。修从不知道自己的耳朵竟然如此敏感而脆弱,湿润的舌头每一下蠕动,都让他情不自禁溢出轻吟。身体腾起温热,变得柔软无力,连拳头也握不住。莫名的心悸,心底好像埋藏了什麽渴望,闷地难受。

          “明明有著一具淫荡的身躯,为何不肯承认?”秋山宽大的手掌沿著修的背沟滑过紧致的腰身,揉搓那浑圆的臀瓣,“像发情的小猫,随时随地都能兴奋。”

          “还,还不是……因为你……才……”修已经语不成句,只能拼命想撇开头想留著自己残存的理智。

          “因为我吗?”只听秋山轻声一笑,手指缓缓抹过修那被自己咬得血红的唇,“虽然很想现在疼爱你,但好像客户快要来了呢。待会我们见的是一个长期大客户,若是签约不下来,你可能就没什麽机会转正咯。”

          修终於挣开秋山的怀抱,连忙後退两步和这个脸上总是挂著微笑的危险的家夥保持距离,用衣袖拼命擦拭自己湿漉漉的耳朵。

          门口传来敲门声,客户已经到了。修又恼怒又委屈地瞪了秋山一眼,努力保持平静把客户迎了进来。来者是一个头发里掺著银丝的中年男子,当修给他倒茶时,中年男子微微蹙眉,问:

          “以前没见过你,你是新来的吗?”

          “是的,我叫平谷修,先生。”修在红晕还未退却的脸上挤出一个笑容,有礼地答道。

          中年男子又瞟了修几眼,才转头对秋山说:“好久不见了,秋山经理。这回的产品资料我看过了,还有什麽更详细的介绍麽?”

          秋山笑笑,指著修道:“今天的主角是他,我只是协助,请和这位实习业务员谈吧。”

          “啊,这里有最新的介绍图册,样品也带来了。”修连忙把厚厚的产品图册打开递到男子面前,“有什麽问题请问我吧。”

          中年男子伸过来接画册的手,指尖有意无意地拂过修的手背,修一惊,竟松手让画册掉到地上。

          “对,对不起!”

          修慌忙把画册捡起来,刚刚退温的脸又泛起嫣红。一边自责笨拙,一边再次小心地把画册递过去:

          “请您看一下。”

          谁知中年男子这回并没有接,而是靠坐在沙发上,上下打量了修一番,说:

          “不用看了,直接试用给我看吧。”

          “咦?”修愣了一下。

          “我是说,”男子耐心地重复了一遍,并解释得更直白,“你把产品试用给我看,满意了我就签约。”

          “这,这怎麽可以!”修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中年客户竟然会开出如此荒谬的条件。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中年男子很坚决,没有商量的余地。

          “可是……”

          修一时间不知所措,只得向秋山投去求助的眼神。没想到坐在一旁的秋山竟不以为然,就好像刚才客户提了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要求罢了。

          “我……”修憋红了脸,终於忍不住说道,“我可不是来……出卖自己的身体!”

          “这离出卖xx差远了吧。”秋山轻笑一声,一把扯过修的手腕让其跌坐在自己怀里,“对圈里人来说,展示自己的身体不过就像唱歌跳舞一样,你应该有这个自信才对。”

          “我才不是那类人,我可是想找份正经工作的!”修使劲想掰开秋山还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却怎麽也敌不过对方的力气,又恼又窘迫,“快放开我……”

          “昨天你就该知道了吧,你的身体根本就无法拒绝xx的诱惑。”秋山收紧手臂,让修瘦弱的肩背靠上自己的胸膛,并把自己的下颔搭在修的肩上,“你为何要强迫约束自己,还不肯改变一下价值观,坦然享受呢?”

          依旧不温不火的声音,如一股暖流悄然淌入心田,明明柔缓低沈,却让人无法招架。一只手从修的衬衫胸口的缝隙探入,缓缓抚摸薄衫下细滑的肌肤。经历过昨天的玩弄,修的身体对秋山的爱抚敏感得浑身微颤,一时竟组织不出反驳的语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