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身后还背着一个胖娃娃啊,咿呀咿得喂……

          叶雨没拎鸡,也拎鸭,但她带了四个胖娃娃,一路从高速飞奔向娘家,去面见她家久别的太后和老头。

          “哎哟,姥姥的小心肝啊,姥姥可把你们给盼回来了。”叶妈妈直接忽略女儿,直奔婴儿车里的四胞胎。

          “姥爷的宝贝儿,姥爷太高兴了。”叶爸爸已经从车里抱起了一个,狠狠地在那张小嫩脸上亲了两口。

          尔然那孩子扑扇着两手冲着自家姥爷傻乐。

          卧靠!

          地位下降要不要这么直观吗?

          叶雨有种凄雨凉风中,无处话桑心的感觉。

          老头,太后,你们既然看到了小宝宝,怎么就不能顺便先关爱一眼孩儿他妈呢?我好歹也是老叶的长孙女,老江家的长外孙女好不好?

          “爸,妈。”她决定提醒一下他们,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叶妈妈一摆手,逗着车里的小宝宝,乐滋滋地道:“赶紧地,菜都在厨房呢,做饭去。”

          叶爸爸跟进,“今天来份水煮肉片,你妈做的味道总欠那么点火候。”

          “……”这真是她的亲爹和亲妈啊。

          叶雨一头一脸的黑线,默默地往家走去,不在小区院里当没人爱的小白菜了,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儿不能怪社会,摊上这样的爹妈不自求多福还能咋整?

          至于送叶雨回来的两个战士,在小区门口就返航了,说什么都不肯进来。如果进来看到这一幕的话,他们一定会感慨一句——这世上一物降一物,那绝对是真理啊!

          叶姐那样的估计也就只有这样的爹妈才能降得住。

          叶雨回家当厨娘,叶爸叶妈呢?

          叶爸爸和叶妈妈两个人推着那四排的婴儿车在小区院里显摆呢。

          叶雨真心觉得她不是生了四个宝宝,她这分明是生了四个招财猫啊,在大院被人拿去显摆,回来还得继续被人拿去显摆。

          到底有毛可显摆的?

          叶雨几天后执笔给某中校写了本月的家信——

          亲爱的中校同志:

          你老婆我,终于冲破艰难险阻回到了我日思夜想的家乡,见到了我家那对我视而不见的喜新厌旧,有了外孙不要闺女的爹妈。

          你说我怎么就摊上了这样的一对爹妈啊?

          闺女回娘家探亲,竟然就直接安排了一个保姆的活儿?打扫家里卫生,做一日三餐,还不能带重样儿的。还扬言这是给闺女一个发扬中国五千年孝道文化的机会,姐表示鸭梨山大啊。

          我是回来探亲的,是回来看他们的,但他们一眼都不想看我,整天抱着捧着推着举着扛着……咱家的四个崽子,到处溜达,到处显摆,我估摸着要不是怕检查组,他们俩能把自己个儿的办公室整成婴儿活动室,完全不待考虑的。

          我这个心啊,瓦凉瓦凉的啊,我又一次想起了我那青春小鸟一去不复返的儿童、少年、青年时代,再次确定毫无留恋价值。

          你说他们这对父母得做的有多失败才让我达到这样的精神境界啊?

          ……

          中校,我求安慰,求红包——对了,说到红包,我想起来了,丫的,咱儿子和闺女那三个不靠谱的干妈忒抠门了,包的红包不小,全是零钞,敢明儿她们生孩子,我直接换钢镚,看看谁更不靠谱。

          ……

          中校阅信后,表示:媳妇忒不靠谱!

          但是,媳妇每月一封的家信是值得表扬及肯定的,这样的家信极大地丰富了他的部队生活情趣,引来了一片一片的羡慕嫉妒恨……

          “我还欠我媳妇一场婚礼呢。”某中校闲暇的时候忍不住跟大队长念叨。

          “别跟我念叨,我可没辙儿。”

          “我总得有假才能办婚礼吧。”

          “没辙儿。”大队长很无情地说。

          “我媳妇娃都给我生四个了,可婚礼我愣一个也没给她啊。”

          “你还想给几个?”

          “我一个都没办法给了,还想几个啊我。”

          “你最近闲了是吧?”

          “哪有哪有,大队长,我真没闲。”

          “没闲你琢磨补婚礼?”

          “我看我媳妇来信难免思维发散一下。”

          “赶紧给我收回来,最近还有件任务你得准备呢,收好心,别乱发散。”

          “大队长,治军咱得人性化。”

          “滚,回去研究地图去。”

          “不行,大队长您得给我留意着点,好歹也得给我媳妇补个婚礼。”

          “你小子别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吧,我瞧你媳妇可对婚礼没那么大热情。”

          “她对红包有热情,说了婚礼有我没有其实她真不介意,我很受伤啊,大队长。”

          “一瞧你媳妇就是干大事的人,没事跟你媳妇多学学。”

          “我要学得跟她一样抽,您还不得挠脑门啊。”

          大队长一脚就赏给了贫嘴的部下,“赶紧滚。”

          某中校边跑边回头喊,“队长,记着点啊。”

          大队长看着他跑走的方向,笑骂了句:“瞧你那点出息吧。”

          只惦记着红包的叶雨在娘家任劳任怨地当不被老爸待见的贴心小棉袄,谁叫老头很早就开始穿皮夹袄了呢,她这小棉袄根本无用武之地。现在又多了四个宝贝蛋跟她抢地位,更是没法儿说了。

          含饴弄孙,这种晚年的幸福其实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叶雨做为一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还是很尽力满足父母这点爱好的。

          不过,到底是不能在娘家过年,在家里逍遥了几个月,快过年的时候首长准时派人来接她回去了。

          叶爸爸和叶妈妈这个舍不得啊,别误会,他们是舍不得四个白白嫩嫩机灵聪明的宝贝外孙,跟他们那不着调儿的闺女没半毛钱的关系。

          反正,闺女早就被他们扫地出门独立生活去了,他们也习惯了。

          叶雨也舍不得啊。

          这一回去就又得住大院,真心不想回去啊,肖姥爷就算了,那个什么强制认干亲的爷爷真真是惹不起也躲不起的主儿啊。

          不过,叶雨很快发现回大院的路线不对。

          战士是货真价实的,还是上次送她回家的那两个,所以不会有什么危险性的事件发现。

          但是,路线不对,这就表示一定有什么不在预料中的事情要发生。

          各种惊奇有木有?

          竟然是——婚纱店!!!!!!!!

          当伴娘?

          这不科学,她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妈了,早是明日黄花了。

          “嫂子,快下车,我们帮你照看宝宝。”

          叶雨带着满心的困惑下车,然后一进去就被这间婚纱沙龙会馆的人“呼”的一下围住了。

          挑衣服,化妆,换发型……那一整套流程明明就是新娘必走的路数——这是要被补婚礼?

          叶雨明确表示:她现在最恨“被”这个字了,那表示她根本没有反对的余地,直接就被决定了。

          难道中校同志放假了?

          这不科学啊,比她当伴娘还不科学,丫一年到头休个假跟难产似的,甭提多费劲儿了,怎么可能挤出宝贵的时间来补婚礼?叶雨宁可相信丫希望跟她在家滚床单,这才科学。

          没有新郎的婚礼?

          似乎也不怎么科学,虽然她不介意,但是中校一定会暴走。

          叶雨很希望能有个人给她解下困惑和疑问,不过她也清楚地知道估计也不会有人会给她答案,否则她就不是直接被拉到婚纱店了。

          有句俗话说得好:既来之,则安之。

          叶雨向来适应环境很快,所以她便淡定地享受新娘的待遇了。

          人常说,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如果本来就漂亮的,经过精心修饰后那就更加的光彩照人。新娘是女人这一辈子最漂亮的日子,所以本来就漂亮的叶雨,在经过化妆师的巧手修饰后,简直美得一塌糊涂。

          “漂亮得都不像我了。”叶雨对着镜子里的美丽新娘感叹,难怪有人会说婚纱照就是艺术照,除了新郎勉强能认得出轮廓,新娘那就是个传说。就是新郎能认出轮廓据说也是为了让亲朋好友知道其实他们真的没挂错照片。

          _

          两个小战士看直了眼,嫂子真漂亮!

          等车子开进大院,车门一门,叶雨提着雪白的曳地婚纱下车时,那种震骇可想而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