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知如阴续之侵略如火】(31章.32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b点^&~$~小^說度第一小说站..作者:fxb7472666字数:9第三十一章都是屌惹的祸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张辉燿的电话打了进来,香港那边道上的一个朋友辗转的找到了这边,说是受人所托想通过这边道上的朋友联系鹏程公司的老有要事相商还留了电话。魏鹏有些纳闷,自己和香港怎么就扯上了关系,先是这个神秘的辛生,然后是香港黑道,到底是怎么事?

          宝通大街688号丁香庄园,这个坐落在本市最繁华位置的法国咖啡厅,在一个包厢里坐着两个人,女人闭着眼半躺的依偎在男人的身上,男人的一条胳膊环着女人脖颈,另一只手慢慢的在搅动面前的咖啡。抱着女人的那只手还不老实按在女人鼓胀的乳房上,不时的把玩一下,女人的衣服被揉捏的有些凌乱。

          『讨厌啦,把人家衣服都弄乱了,每次你都这样,见了面没别的事情啦』女人抬手打了一下男人的手,皱着眉头嘟囔的嗔怪道。

          『阿慧啊,你知道我多么的喜欢你,每次见到你我就有着无限激情,你是我的,那个魏鹏算什么东西,敢抢我的女人……』男人眼睛冒着凶光幽幽的说着。

          『阿生,我怕,我好矛盾,我爱你爱的发狂,可是他是我现实中的丈夫,是我孩子的父亲,我该怎么办,你没出现以前我的心都是平静的,我以为我会这样爱……他……爱他一辈子……我……』『够了……不要说了……你是我的……不要说了……』男人粗暴的打断了女人的话,抱起女人狠狠的吻住了女人的嘴唇。

          庄慧被辛生突然的举动吓的有些呆愣,两只胳膊举在空中任由男人疯狂的亲吻着,然后慢慢的环住了男人的脖子,闭上了眼睛动迎起了男人的亲吻。但是两行泪水却慢慢的滑落在了脸庞。

          两人的呼吸渐渐的粗重了起来,男人的手伸进了女人的裙子里粗暴的按在了隆起的阴埠上,女人嘤咛一声趴在男人的肩膀上说『别……别在这里……』男人不理女人的哀求,用嘴疯狂的亲吻庄慧的香颈,一只手揉捏女人的乳房一只手摩挲着女人的阴户。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正在燃烧的男女,辛生有些懊恼的接通电话,听着听着表情凝重了起来,庄慧乖巧的慢慢坐直身子,用眼睛瞟着接电话的辛生,心里有些迷茫。

          眼前这个男人总是有让她欲罢不能,让她迷恋不已,可是魏鹏的模样同样萦绕在她的脑海里,对魏鹏是爱,对这个男人也是爱,可是两种爱又各不相同,孰重孰轻自己也不知道,纷乱的思绪和深深的负罪感让她喘不过气来,心里总是有个声音在喊『孽缘……孽缘……』辛生阴沉着脸听着电话,最后说了句『知道啦,你盯紧了,我今晚就坐飞机去』挂上电话,他用手摸了摸庄慧的脸说『慧,对不起,我公司那边有些事情很棘手,今晚就香港,不能陪你了』庄慧歪着脑袋蹭了蹭男人的手看着男人说『嗯,没事呀,我很好,只要能见你一面我就满足了,没什么对不起的,不要这么说』辛生又玩味的捏了捏庄慧的乳房说『真想吃了你』庄慧有些娇恼的打开男人的手说『你见了我就没别的事情啦,每次都迫不及待,真是的』听到辛生要香港她心里竟然有种如释重放的感觉,为什么有这种感觉说不上来。

          男人哈哈一笑说『你知道你有多迷人吗?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味道,当我那次刚见到你的时候,我都不相信我的眼睛了,你跟以前的你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我更喜欢现在的你,等我,等着我,我要把你从他身边夺走,我要你远臣服于我,哈哈……哈哈……』庄慧听到男人的笑声突然心里一阵恐慌,眼前男人的脸因为大笑有些扭曲,棱角分明的脸庞有种说不出的阴险感觉,他还是原来的他吗?按下心里的恐慌庄慧缓缓的抱住了还在笑着的辛生,把头靠在男人的胸膛上幽幽的说『阿生,你别这样,我怕,我不要你们俩这样,答应我,我是你的,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听到怀里女人的话语,辛生止住笑声话语低沉的说『不好,我不喜欢这样,我的东西就只属于我……只有我能用』说完他把怀里的女人反转过身体用手按在沙发上,粗鲁的掀起女人的裙子,快速的解开自己的腰带掏出阳具,然后扒下女人的内裤不由分说的就插进了女人有些湿润的阴道里。

          庄慧不知所措的趴在沙发上,当男人的阳具插进自己的阴道时嘴里不由的呻吟了起来,涨麻的充实感传遍全身,双手紧紧的抓着沙发的边沿头颅微微的翘着,随着男人的耸动而摇摆起来。

          辛生就像是发泄一般的快速抽插着庄慧的阴道,随着阳具的进进出出白色的淫液被带了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到了沙发上,庄慧舒服的低声呻吟着,每一下撞击都让她产生莫名的颤栗,双腿大大的张开,雪白的臀部高高的翘起迎着男人的抽插,包房里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哀婉的呻吟配着枯燥的啪啪声,产生了一种特有淫靡的效果。

          男人双手按着女人的肩膀,大力的挺动着屁股,每一下插入都是全根尽底,女人的两片阴唇有些充血,好看的往外翻着,阳具的每一次抽出都能带出一些阴道壁,生殖器上的阴毛被白色浆状淫液弄的湿漉漉的。

          生殖器的相互摩擦产生的快感让庄慧的呻吟声音越来越急促,可是却不敢大声的喊叫,只好用手捂着嘴巴,随着男人的撞击而发出唔唔的低吟,花一样的双腮腾起朵朵红云,眼睛微微眯着,因为捂着嘴巴所以鼻子呼吸的时候鼻翼快速的一张一翕着。

          庄慧一只手捂着嘴巴,一只手伸到两腿之间摩擦着酥痒的阴帝,手指蘸着流出的淫液不时的涂到阴蒂上,阴蒂上阵阵的酥痒加上阴道里阳具的摩擦让庄慧的情欲高涨到了极点,小手从嘴巴上拿了下来单手使劲的撑在沙发上,喉咙里压抑的低吟着,眯着如丝的媚眼头看着已经满头大汗的男人说『快……快……阿生……快啊……我要来了……啊……我要来了……』辛生看着胯下女人淫荡的样子,听着女人哀婉的呻吟,腰眼一阵麻痒更快速的抽插起来,双手抓住女人的头发,做骑马状的大力挺动着屁股,庄慧用摩擦阴蒂的手伸出两根玉葱般的手指轻轻的夹住了男人抽插的阳具,阳具坚硬而湿滑,那种淫荡抽插的感觉从手指传来,交处让人兴奋的挤压感使庄慧全身酸软的趴在了沙发上,一只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头,交处两根手指紧贴着阴道口,使劲的夹着湿滑坚硬的阳具,同时抖动着上下摩擦两片已经红肿的阴唇。

          高潮来临,庄慧小嘴使劲的张着,全身一阵紧绷,阴道急剧的收缩起来,紧紧的包裹着吮吸着坚硬的阳具,屁股也极速的往后座,迎阳具能插到阴道的最里面,辛生一阵低吼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电击一样的感觉击遍庄慧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随着阴道里传来的滚烫感,让她紧绷的身体一阵瘫软,双手使劲攥着沙发,把头埋进沙发里面痛快的『啊啊啊』叫了起来。

          魏鹏下午按照张辉燿给的号码拨通了香港那边的电话,电话里是个男人的声音,男人自称姓吕,首先说了一通久仰之类的屁话,然后说他与辛生是敌非友,因此希望与魏鹏作搞垮辛生,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还说现在香港那边他的人已经对辛生下手了,大陆这边的生意因为他没有涉足,所以没法对辛生下手,希望魏鹏在这边搞搞动作,把辛生接手的生意给搞垮。

          另外对方还说他找人去日本调查过辛生,说是这个人刚到日本的时候不是很有钱,但是在随后的时间里,大陆陆续的通过地下钱庄汇给他不少钱,然后才移居加拿大的。

          魏鹏放下电话有些疑惑又有些兴奋,疑惑是自己怎么就莫名的和辛生成了死敌,兴奋是有人能联手搞垮辛生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晚上到家魏鹏在吃饭的时候轻描淡写的说了安排庄慧出国的事情,庄慧听到后一愣稍微有些恼怒的说『大鹏,你这是为女儿好我同意,可是你连跟我商量一下都不行吗?』听到庄慧的质问魏鹏抬起头看了眼妻子放下手里的碗说『我想跟你商量啊,可下午打你电话关机了,我还想去学校找你跟你商量呢,有事没去成』『哦……哦……我下午……手机没电了……哦……中午我去爸那里了……爸气色挺好的……哦……我去厨房看看汤好了没……』庄慧有些不敢直视魏鹏的眼睛,听到魏鹏的话心里有些慌乱就岔开话题起身往厨房走去。

          进了厨房庄慧用手拍了拍胸膛轻轻的嘘了口气,她听到魏鹏本想去学校的时候真的慌了,如果丈夫去了学校,如果听到自己请了假说去了医院,如果丈夫再去医院找她,那么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可她却不知道,坐在饭桌上的魏鹏已经知道了她的一切,只不过是像猫戏耍老鼠一样罢了,她的一切掩饰看在魏鹏的眼睛里是那么可笑和可悲。

          三天以后,庄慧出国的手续已经办好,国内的事情就是这样,你没关系想做一件事情时管事的衙门一大堆,什么事情都得研究,如果有关系呢好办啊,打个招呼一路绿灯。学校的事情更好办,冯建国一个电话,校长屁颠屁颠的给庄慧办了个带薪休假。

          航班是晚上六点半,在飞机场送走了去新西兰陪读的妻子,魏鹏看着夜幕中直冲云霄的飞机有些恍惚,心里竟然有些不舍,毕竟自己还是爱庄慧的,可是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为什么啊?为什么庄慧放着安稳的日子不过非得出去偷情,自己的身体没毛病,自信还是能满足妻子的,自问他还是很顾家的,虽然在外面有时候和女人鬼混,可他并没有像周鲲那样养小三啊。相貌?至少比那个辛生要强,财富?笑话,现在钱对魏鹏来说就是个数字,在s市我魏鹏的隐形财富怎么也能排上名的吧?

          可是妻子为什么还要这样呢?难道是为了刺激?就像自己找别的女人那样需要一种满足感吗?庄慧不像是那种人啊,以前妻子和儿子乱伦那时因为庄慧心理有病,把儿子送走了,自己出了国,可是他安排过人看着庄慧,妻子发疯过一阵后看她种种表现也应该没事了。

          『犯贱……真他妈的犯贱……』想到这儿魏鹏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说道。

          『魏鹏,你这是干嘛呢?啧啧,作为一个好市民怎么乱吐痰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魏鹏听到这个声音没有头脸上呈现出苦笑的神情。

          身后的女人慢慢走到她身边没有看正在苦笑的魏鹏,只是漫无目的看着远处幽幽的说『魏大律师,好久不见啊,这段时间我以为你又去非洲了呢?』魏鹏鬼使神差的扭头看了看身后,还没说话旁边的女人扭头看着他说『看什么呢?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还知道心虚啊?喝,我还以为你吃完了一抹嘴啥事没有呢!就我一个人,周鲲那王八蛋下午去红都了,我知道他那边有个小的,你们男人真贱』『江楠……那什么……那天我真不是故意的……哦……也不是……我……唉……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的……』『对不起?对不起要警察干嘛?』『江……楠……江楠……我和周鲲是铁子,我这事做的很王八蛋,说什么也晚了,那天我是鬼迷心窍……唉……也是酒闹得……我这些天不敢面对阿鲲,更别说你了,万分的恳请你原谅我』魏鹏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小声的道着歉。

          『吆喝,魏大律师还能跟人道歉,哈哈,有意思,这些天你都干嘛了?啊?

          自从那天以后你打过一个电话问我吗?道过歉吗?你跟周鲲一样混蛋,你吃完了就当没事了啊?魏鹏你王八蛋,你混蛋……』『江楠……江……楠……你小点声……对不起……对不起……你说该咋办……反正事情已经出了……对不起……』魏鹏听到江楠逐渐拔高的声音,心虚的看着周围,还好夜幕已经降临停车场没人,要不这脸还真没地方搁了。

          江楠看着魏鹏的样子心里突然很愤怒很愤怒,忽然抬手打了魏鹏一个耳光。

          魏鹏被江楠的一个耳光打愣了,这个女人真彪悍,还真动手啊,我魏鹏自小到大除了我妈就没被别的女人打过……哦……被余佑君打过,不过那是另一事,哦……也不对……好像是一事,唉,都是屌惹的……他妈的……第三十二章妈妈看着自己的手,看着一时发愣的魏鹏,江楠心里一阵委屈,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小三,整天不归家,那天她和魏鹏的糟心事出于偶然也是必然,一个巴掌拍不响,自己也有错的,可是魏鹏在事后却一个电话也没打,就当没那事,自己又不是妓女,和男人有了肌肤之亲,怎么会当作没事呢?

          可恨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把那天她走的时候故作镇定的样子当作了无所谓。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用手怎么抹都抹不干净,最后江楠双手捂着眼睛呜呜的哭了起来。魏鹏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眼前痛哭的女人,手足无措啊。只好说『你等等,我去车上给你拿纸巾』魏鹏转身刚想去车上拿纸巾,江楠止住哭声说『抱抱我』魏鹏随口答应着『嗯……啊?』江楠慢慢的把身子靠在魏鹏身上低声的抽泣着说『对不起,我不该打你,白天和周鲲那个王八蛋吵了一架,他外面那个贱人竟然给我打了电话说怀上了周鲲的孩子,说如果周鲲让她坠胎他就会来s市,娘俩死在我们门前』听到江楠的话,魏鹏也有些傻眼,这都什么事儿啊?心说周鲲你个驴,怎么能走火呢?这下麻烦大了吧?可一想到怀里还抱着铁子的老婆呢,这事儿真他妈乱,只好拍拍江楠的背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

          江楠今天来机场是送朋友,送走朋友以后来到停车场刚好看到魏鹏看着夜幕发呆,本来不想跟他打招呼的,可双腿不听使唤的就朝魏鹏走过去,刚好看到魏鹏发狠的那一幕。

          等江楠情绪稳定了以后,魏鹏告诉她自己是来送庄慧坐飞机去女儿那里陪读,江楠哭过以后精神好了很多,离开魏鹏的怀抱,抱着胳膊和魏鹏聊了会儿周鲲的事情,情绪已经没那么激动,只是冷冷的语气让魏鹏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两人分别的时候魏鹏先目送江楠上了车,车子经过魏鹏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江楠好像是在车里犹豫着什么,过了一会儿缓缓放下车窗朝着魏鹏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式,然后猛踩油门就走了。

          夜幕已经全部降临,魏鹏看到江楠在车里做的手式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江楠看到没有,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魏鹏脸上一阵阵的发烧,江楠是要他以后保持联系,可是这个联系是怎样的联系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哥们的老婆啊,妈的这叫什么事?自己怎么面对周鲲呢?头都大了。

          到家看看周围熟悉的摆设和环境,心里怅然若失,女人不在,儿子不在,女儿不在,那还叫家吗?本来温馨的感觉荡然无存,他靠在沙发靠背上双手放在脑后闭着眼睛,四周安静的让人发狂,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和徐梅说庄慧去了新西兰,自己一个人在家,还没吃饭呢,妈妈说魏良云在她那里吃的饭刚走。

          听到魏鹏这个时间还没吃饭时心疼的要去魏鹏那里给他做饭,魏鹏说这么晚了不用徐梅来了他过去吃。开车半个小时来到妈妈的住处,自己有徐梅的房门钥匙,径直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在厨房忙碌的徐梅听到单元门闭门的声响,就从厨房走了出来,双手张开做出抱抱状,魏鹏温柔的把妈妈拥在怀里,低头把脸埋在妈妈头发里瓮声瓮气的说『一个人在家好无聊,还是你这里好,有家的味道』徐梅用手捧起儿子的脸看着魏鹏的眼睛说『出什么事了,你脸色不好看哦,怎么这么晚还没吃饭,庄慧不是六点半的飞机吗?』魏鹏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事。紧紧地搂着怀里的妈妈,母亲丰满的身体紧贴着魏鹏,让他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徐梅上身穿着一件刚好遮住屁股的宽长家居服,没带胸罩两个硕大的奶子鼓鼓挺立着顶着儿子的胸膛,早就知道儿子要来,反正自己什么也让这小子看了,所以下身也没穿裤子只穿着小内裤胳膊放下的时候还能遮住,因为双手抬了起来所以紫色的三角内裤露了出来。

          『没什么事,最近公司事情有些忙,心里烦呗,真香啊给我做的什么好吃的,我可真饿坏了』魏鹏嗅了嗅鼻子问到。徐梅笑着挣脱儿子的搂抱进厨房里端出两个菜一碗米饭。魏鹏嘻嘻笑着洗了洗手,坐在餐桌旁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一直看到儿子风卷残云的把菜和饭都吃完,嘴里还一个劲的夸赞好吃后,徐梅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儿子是自己的心头肉,虽然有媳妇了,可是还是喜欢自己做的饭。她收拾碗筷的时侯随口问魏鹏几点家,魏鹏嘿嘿一笑说今晚要妈妈搂着睡,徐梅听到后瞪了儿子一眼,啐口说儿子真没脸没皮都多大了还要妈妈搂着睡,可是心里却荡漾了起来。

          看到妈妈端着碗筷进了厨房,魏鹏就麻溜的进了卫生间,自从和妈妈超越了母子关系后,他很喜欢与妈妈的那种缠绵,很喜欢被妈妈宠溺的那种感觉,那种性爱不同于他和别的女人,也许每个男人都有恋母情节吧,反正每次和徐梅苟且的时候他都是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觉,徐梅的身体并不松弛和臃肿,反而全身透出那种熟女的韵味,再加上她恰到好处的呻吟和媚态,更加的让魏鹏迷恋。

          徐梅在厨房洗刷过碗筷,走到客厅听到卫生间传出儿子洗澡的声音后会心的一笑,知道这小子要干什么。儿子每次来她这里十有八都要她这个妈妈『安慰,安慰』。转身拿起茶杯给魏鹏泡了杯茶,刚弯腰放到茶几上,就感觉有个温暖的身体从后面抱住了自己,徐梅吓的『啊』一声叫了起来。然后就感觉两只魔手抓住了自己胸前的两个乳房。

          『坏小子,老娘给你吃好喝好,你就这么报答妈妈啊?』徐梅缓缓站起来把头微微后仰靠着儿子的胸膛,用手拍着儿子的手笑盈盈的小声说道。

          魏鹏双手隔着衣服把玩着妈妈的两只奶子也不说话,低头轻轻的吻舔着徐梅的脖颈。两只乳房被儿子揉捏着,脖颈上传来儿子用舌头吻舔的温度,让她感到浑身麻酥酥的,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空了,双腿竟然颤了起来。

          『等等呀……坏家伙……猴急什么呀……我还没洗洗呢……』徐梅被儿子弄的有些发慌,挣脱了儿子的魔爪转过身小声的急声说着。魏鹏嘴里故意发出那种小孩子不愿意母亲离开的声音表示自己现在的不满。

          徐梅看到魏鹏在自己面前露出孩子般撒娇的样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一边把客厅的灯光调到了最暗,然后也故意做出生气的样子皱着眉头说『这么不听话,好吧,好吧,乖儿子,去卧室呀,真拿你没办法』看到妈妈那种配自己撒娇的样子,魏鹏感到更加的兴奋起来,快步走上去把妈妈顶到墙上来了个壁咚,低头正好能从宽大的衣领里看到深深的乳沟,一股性的冲动使他低头深深的吻住了妈妈的嘴唇。

          房间里灯光昏暗把接吻母子的影子映到了墙上,同样是模糊的一团,分不出谁是谁。屋外深秋的夜晚刮着萧瑟的秋风,可是房间里却感不到一丝的凉意,房间里充斥着啧啧亲吻的声音,还有一种叫暧昧的味道。

          突然徐梅被横抱了起来,徐梅又『啊』的叫一声,然后咯咯一笑用胳膊勾住了儿子的脖颈,抬头在儿子脸颊上亲了一下笑着说『坏小子,老婆出国了拿我老太婆出什么气啊』魏鹏嘿嘿一笑转身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把徐梅抱在怀里,一手揽着妈妈的性感大腿,一手揽着她的后背,继续胡乱的吻着徐梅。妈妈双手环着儿子的脖颈嘴唇迎着儿子的亲吻,母子熟练的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互相吮吸着缠绕着。

          揽着母亲大腿的手不老实的按在了已经露出的内裤上,徐梅抓住儿子的手,把嘴唇从儿子的热吻中挪开喘息的说『坏蛋……你干嘛啊……不许乱摸』魏鹏对母亲的拒绝也没当事,妈妈每次都是这样,一开始怎么也不让摸,可是到最后总是在魏鹏不依不饶的攻势下放弃这种无畏的反抗。

          不过每次也就只能摸摸了,如果再想进一步那是比登天还难,有次魏鹏和徐梅肛交,在妈妈欲仙欲死的时候把阳具拔出来想插进妈妈的阴道里,刚刚蹭到阴道口,妈妈就一下滑倒床下,说什么也不让儿子的阳具进入自己的身体,她强忍着那种渴望而拒绝儿子的侵入,因为徐梅总觉得只要儿子的那根东西不插进自己的阴道就不算乱伦,这个想法让魏鹏很无语,很无奈。

          『你个坏家伙,老婆刚走就这么难受啊,我可经不住你折腾,你每次都那么长时间,我老了承受不住』徐梅用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嗤嗤的笑着小声说道。

          『嗯,真甜。妈妈不老啊,看看这奶子,看看这皮肤,还有这大腿,看看这迷人的臀部,哪里老了?徐梅女士今年有三十岁没有啊?』魏鹏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妈妈嘴角的唾液,一边用手抚过描述的部位,并且在妈妈的屁股上拍了两下。

          徐梅听着儿子的赞美心里乐开了花,先抛开各自的身份不说,这么个年轻男人能迷恋自己的身体就让她感到无限的欢喜,每次走在街上一些小年轻会对着他吹口哨,虽然脸上呈现一副厌恶的表情,但是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年轻是每个女人渴望得到的,自己心理年龄虽然不年轻,但是身体却依然吸引着年轻异性的关注,这就是骄傲。儿子有那么年轻漂亮的老婆却对自己的母亲呈现出无限的迷恋,这让她很满足很满足和刺激。这也是她对儿子般溺爱的原因。

          『坏蛋,乱舔什么啊,恶心死了,你还敢打妈妈的屁股,讨打是吧』徐梅脸上作出了生气的样子,可是两只漂亮的大眼睛出卖了她的内心,只见眼波流动,一种叫兴奋和情欲的东西在眼睛里流淌。

          『妈妈……你太迷人了……我喜欢你……喜欢你的身体……喜欢你身上的味道……我好难受……帮帮我……』魏鹏眼光迷离的低头吻着徐梅的脸颊含糊的要求到。

          『坏宝宝,你去卧室等妈妈哈,妈妈去洗洗屁股,今晚让宝宝走后门,乖啦』徐梅嘴受不了儿子的哀求,她知道儿子想要什么,只好答应儿子走后门,让儿子爽爽就好了。

          魏鹏听到妈妈让她走后门,心里还是挺高兴说不急,先亲亲妈妈的奶子。徐梅只好站起来把上衣脱掉让儿子下来,自己平躺到沙发上。看到妈妈躺到了沙发上,魏鹏猴急的就趴到了妈妈身上,用嘴吮舔着一个奶头,一只手揉捏着另一个奶子忙活起来。

          徐梅闭着眼睛双手插在儿子的头发里,嘴里『嗯嗯』的呻吟着,一阵阵酥麻从乳头传遍全身,身体里就像有很多蚂蚁爬过一样,光着的身子不自的扭动起来,双腿也慢慢的张开了。

          儿子洗完澡只穿着一件浴袍,爬上自己身体的时候早就脱了,坚挺的阳具在她内裤外不时的顶着蹭着,让徐梅感到万分的难受。男性阳刚的味道钻进她的鼻子里,让她的呼吸不均匀起来,儿子不时换着吮舔两个乳头让她更加的难受,一条大腿不听使唤的搭到了沙发靠背上,两一条腿无力的垂到了沙发下面。

          魏鹏吮舔了一会儿妈妈的乳房,感觉到妈妈浑身正在发烫,耳朵里听到徐梅的呼吸粗重而不均匀,知道妈妈动情了,于是用舌尖轻轻的在乳房周围继续吮舔了起来。

          儿子在自己的前胸变着样的吮舔,让徐梅的酥痒感更重,双手抚着儿子结实的肩膀,嘴里咿咿呀呀的说着『不要呀……不要呀……』眼睛却始终没有张开,双手依然无力的摩挲着儿子的脊背。

          一只手轻轻的摸上了已经湿透的内裤,触电一般的感觉冲击着徐梅的大脑,身体不由自的挺了一下,嘴里呻吟的哀求道『不要……不要……宝宝别摸妈妈那里』魏鹏就当没听见妈妈的哀求,用手摸到一粒凸起,手指轻轻的碰触着按压起来。

          徐梅想用手拿开儿子逗弄自己阴蒂的魔手,可是全身没有了力气,胳膊抬不起来,只好无力的拍着儿子的脊背表示抗议。妈妈的内裤已经湿透,狭窄的底边紧紧贴在阴户上,只是堪堪遮住了阴户部分,浓密的阴毛散在内裤外面有些已经是湿漉漉的一塌糊涂。魏鹏都弄一会儿妈妈的阴蒂,又用宽大的手掌按到了湿漉漉的内裤上摩擦起来。

          儿子在阴户外面内裤上的摩擦让徐梅达到了一种亚高潮,她头颅使劲后仰,身体高高的抬起两只手抓着沙发嘴里深深的『哦』着,屁股往上挺了几下,就像是迎那只摩擦的手掌一样快速的动了动,然后身体一沉,从内裤的边沿缓缓的流出了一些清色的淫水,弄湿了儿子的手掌。

          亚高潮以后徐梅有些难为情的使劲打了儿子一下嗤嗤的笑骂着儿子『小坏蛋……你这是故意……让妈妈……让妈妈丢脸呀……起来啦……我……我要去去卧室里换内裤』魏鹏一脸委屈的说『那有呀,这样不是挺好吗?有什么丢脸的妈妈什么地方我没见过,在这里脱了就是』徐梅叹了口气,曲起白花花的大腿把内裤褪了下来,有从旁边的茶几上抽出纸巾擦拭着阴户,耳边听到一阵咽口水的声音,歪头看到儿子的手拿着自己的阳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湿漉漉黝黑的阴户,没好气的扔掉手里的纸巾,用手套了套儿子的阳具,翻着白眼说『坏小子……瞎看什么呀,肉棒棒这么硬呀,想操妈妈的这里是吧?这里你想都别想,等妈妈趴下哈,乖,走后门就好了哦』母子的对话充斥着一种淫荡的味道,魏鹏的阳具被妈妈套弄了几下更加的怒涨。看到妈妈翻身跪趴在了沙发上他要求徐梅别跪爬了,躺下吧,那样可以看着妈妈的阴户走后门,更刺激,以前还没这样试过呢。

          徐梅现在还在春心荡漾,听到儿子的要求也就半催半就的转身躺到了沙发上张开了大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