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威和尚破处女(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哈迪为追杀淫僧,与爱丽丝直追入深山…

          哈迪四处找寻淫僧,却始终见不道端倪,正自奇怪,忽然右侧风声微动,急忙闪身,见到淫僧正一记bigboot踹来,哈迪躲过大脚,上前连打三拳,打得淫僧连退三步,靠上一边山壁,一记反射的clothesline砍出。

          岂知淫僧早知他有此招,等在一旁,取过早暗藏一角的铁椅,大喝一声,铁椅直接就砸在了哈迪头上,爱丽丝一声惊呼,抢上想来救援,被淫僧一把推开,趁着哈迪起身的一瞬间,一记凶狠霸道的spear撞正在哈迪胸肋,哈迪直觉一股大力当胸袭来,咳出一大口鲜血,昏死过去。

          淫僧见哈迪动弹不得,哈哈大笑,爱丽丝乘其分心之际,拾起地上铁椅,向淫僧挥打过去,淫僧老奸巨猾,早在留意爱丽丝,躲过了铁椅,一记spinebuster重重将爱丽丝摔倒在地。

          淫僧哈哈大笑,爱丽丝怒道︰“臭秃驴,只懂偷袭暗算,算什么英雄?有种便等哈迪醒了,重新打过!”淫僧道︰“我从没认作什么英雄好汉,我有没有种?问得好!问得好!哈哈!”一面说,一面目不转睛地注视爱丽丝。

          爱丽丝接触淫僧淫邪的目光,不禁打个冷颤,心中涌起不祥之兆。

          这时淫僧一个箭步走近爱丽丝,抚摸爱丽丝的脸庞,道︰“想不到哈迪的小情人,也是这般可爱…”淫僧说完,一手捏向爱丽丝的胸部。

          “哈哈,想不到这般柔软?自从出了家后,已有很多年没尝过这种感觉了。”爱丽丝急道︰“秃驴,放手。”“放,当然要放,不放又怎样与你亲近?”淫僧大笑道,伸手撕向爱丽丝的青布衣衫。

          “嗤…”青布之下,是一件雪白的亵衣,覆盖着爱丽丝晶莹洁白的肌肤。

          爱丽丝气急大叫︰“放了我。”

          “哈…哈…哈…说得对,这样死人般躺着,一点情趣也没有。”忽然放松压制爱丽丝的力量。

          爱丽丝一跃而起,转身欲逃,淫僧一记铁拳已她小腹打去,痛得爱丽丝卷曲身子“唔…唔…”作声。

          淫僧笑道︰“走吧!走吧!不是很想走的吗?”一面说,一面往爱丽丝身上拳来脚往。

          爱丽丝给淫僧打得晕头转向、头发零乱,身上衣衫更是片片零落,整个体近乎完全裸露在淫僧眼前,乳房、阴部等少女神秘地带若隐若现,更令人兴起淫念。

          淫僧跪在爱丽丝身旁,一手用力搓着爱丽丝乳房,另一手就往爱丽丝那浓密的阴部撩去。

          拨开密密的阴毛,淫僧看见两片红艳的阴唇紧紧闭合在一起,就像守护着一块亘古以来未有人开发的圣地。

          淫僧忍不住手指敲开那两片阴唇,食指伸进阴道内,在阴核上摩擦着。

          手指摩擦紧合的阴道,就如在一条隧道内开凿着。

          手指按着按着,淫僧的嘴吧也没闲下来,在爱丽丝全身上下吻过不停,最后停在那幼嫩的椒乳,大力啮着,咬下一个个齿痕。

          爱丽丝从未与异性接触,被淫僧又咬又捏,早已羞愧难当,惊恐之下,阴道异常干涩,被淫僧的手指侵入,下体撕裂般剧痛。

          突然,淫僧感到指头受阻,不禁欣喜若狂,低头细看,看到那窄窄的缝隙内,有一小块薄膜。

          淫僧忙问道︰“你还是处子?”

          爱丽丝点了点头。

          淫僧立即站了起来,脱去衣服,露出七寸多长的巨大阴茎。

          整条阴茎粗黑腥臭,早已充血盈满,阴茎上曲突着一条条青黑血管,龟头更是怒突而出,冲破包皮封锁,昂首向天。

          爱丽丝虽未尝试男女之事,但看着淫僧丑恶的阴茎,也知道即将遭遇可怕的厄运,害怕得不敢多看。

          哪知淫僧忽然柔声道︰“小姑娘,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你还是处子,老僧身为出家人,又怎会败你贞操,其实,只要你服侍得我老人家舒舒服服,让老僧泄了欲火,放你二人又有何妨?”爱丽丝一听,只道淫僧下了特赦令,虽然半信半疑,也不禁抬头追问︰“真的?怎样服侍?”淫僧道︰“张大你的小嘴,用手拿着这话儿,我会教你怎样做的。”爱丽丝即时拿起淫僧的阴茎,张大小嘴等待淫僧指示。

          哪知淫僧二话不说,七寸多长的阴茎直向爱丽丝口中塞去。

          一阵腥臭味,令爱丽丝头晕欲呕,嘴吧更给阴茎塞得满满的,连呼吸也感困难,正想吐出阴茎,耳边却响起了淫僧的声音︰“不要吐出来,嘴吧用力含着,舌头舔前端的龟头。”淫僧双手按着爱丽丝额头,前前后后套弄着。

          爱丽丝虽万分不愿,也只得强忍腥臭,伸出舌头在淫僧的阴茎四周上下舐弄。

          最要命的是那一出一入的套弄,每次阴茎冲入,龟头顶着喉头,气也喘不过来。

          “呵…呵…很爽,是这样了,用力啜吧!出了家后,憋了那么多年,从没试过如此快活,噢…用力些…吸紧些…”手上也越动越快。

          爱丽丝感到口内龟头越变越大,每次冲入口腔都像要撞破自己喉头,快要忍无可忍时,淫僧突然整条阴茎直插到底上下摇动,霎时龟头射出大量腥臭的浓液来。

          爱丽丝一时不察,顺势吞下了一大口精液,但那些精液又浓又多,还在不断射射,喉头塞得满满的,多得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这时淫僧长长呼了一口气,得到了极大快感,阴茎也开始软下,缓缓自爱丽丝口中退出。

          爱丽丝以为厄运已过,却听淫僧命令道︰“不要吐出来,把精液全吞下去,这是我的宝贝。吞完后,还要过来舐净阴茎上的。”爱丽丝无可奈何,只得闭上眼睛,一鼓作气把留在嘴内的精液吞下肚去,那种腥臭的味道,直令人想把肚内食物呕吐出来,但爱丽丝为了一丝希望,咬紧牙关把精液全数吞下,还伸出舌头舔净嘴角的精液。

          拿起淫僧的阴茎,由龟头开始,一下一下用舌头舔着,把附在龟头上的精液一一舐净。

          舐拭完毕后,爱丽丝喘气道︰“已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了,现在放了我们吧!”淫僧笑道︰“傻丫头,放了你?要你为我“出火”,是因这么多年没有打炮,储了那么多弹药,若不用口先“出出火”,到时“走了火”,便宜你这美人儿处子了。现在差不多了,我便正式给你开苞吧!”爱丽丝发出一声绝望的喊叫,努力挣扎逃走,可惜早前给淫僧打得浑身痛楚,刚才又给折磨得回不过气,逃也逃不远。

          反而淫僧经过一下回气,七寸多的阴茎再次昂首怒突,一上一下在爱丽丝面前跳动不住。

          淫僧走近爱丽丝,双手捉着爱丽丝双脚,将爱丽丝整个人扯向前来,双脚放上肩膊,阴部大大撑开,龟头磨着爱丽丝的阴唇,一下一下在阴唇前舞动着,利用爱丽丝刚才在龟头上留下的唾液滋润,便要直捣黄龙。

          爱丽丝还在最后挣扎,努力摆动下体,使淫僧不得其门而入。

          淫僧道︰“小姑娘,还挣扎什么?不如试试开口求饶,说不定老僧大发慈悲,饶你一趟!”爱丽丝明知痴人说梦,但想姑且一试,正想抬头求饶,哪知淫僧忽然发难,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直袭心头,下体如给一条烧红的铁棒强塞进去,整个人像给撕开一般。

          原来淫僧特意引爱丽丝松懈,查到空档,奋力刺入她的阴道,看到处女破贞那一刹那的痛苦表情,大大增加快感。

          阴茎插入阴道之后,淫僧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一直以来,淫僧虽四处吃喝嫖赌,但此中却无一女子是处子,今日淫僧才是初嚐处子滋味。

          窄迫的阴道把整个龟头紧紧包围,温暖的阴壁虽然干涩,反有一种原始粗犷的感觉。

          特别是龟头顶破处女膜的一刹那,虽说只是一块薄膜,一刺便穿,但这却是淫僧四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经验,一个字:爽!

          淫僧戳破爱丽丝的处女膜后,爱丽丝已放弃一切挣扎,想起自己守护十多年的圣女之身,却被一个老和尚夺去,当真讽刺…爱丽丝虽放弃,淫僧可毫不放松,用力把阴茎狠狠插入爱丽丝阴道深处,插了百多下后,还嫌力道不足,不够深入,双手紧抓爱丽丝双乳,每次插入,同时抓紧双乳拉近身前,令阴茎插得更深、更爽。

          可怜的爱丽丝早被打得遍体鳞伤,现在不止承受下体破处的痛楚,当初洁白细挺的双乳更被淫僧紧握得不似形状,抓出一丝丝血痕,留下一块块蓝黑瘀痕,令人惋惜。

          果然,经过之前一泄,淫僧连插数百下还没有疲态,插到后来,加上初红、阴液的滋润,每次插入拔出,龟头与阴道之间发出“滋…滋…”声响,就像在为淫僧打气一般,淫僧越战越勇,整个人陷入疯狂…接近一个时辰后,淫僧的阴茎才出现跳动。

          有了之前的经验,爱丽丝知道淫僧要射精。

          已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的爱丽丝,不禁大声呼叫︰“不要…不要射在里面…”极力想把淫僧推开。

          但淫僧早料到爱丽丝的动作,抓紧乳房的双手猛然发力,爱丽丝痛得流下泪来,同时阴部牢牢锁紧自己阴茎,龟头一阵跳动,再次射出大量腥臭的精液。

          大量精液水炮般源源不绝射向爱丽丝子宫深处,爱丽丝的子宫反射地紧紧锁扣淫僧的阴茎,把射来的精液毫不浪费地接受进来。

          爱丽丝不料今天不单被人破了处子之身,还有怀孕的可能,不禁凄然落泪。

          淫僧为免精液倒流,索性抓起爱丽丝双脚,把爱丽丝整人连着自己阴茎倒吊起来,用力向地上撞去,让精液流得更深入。

          最终,精液出尽,淫僧提着黏满了精液、初红的阴茎,向爱丽丝脸庞抹去,弄得爱丽丝俏丽的脸庞给自己初红和淫僧精液涂个满光,精液黏得爱丽丝眼也睁不开来。

          淫僧哈哈大笑:“老僧好人做到底,索性连孩子也替你们小俩口怀上了,今后你们一家三口滚你妈的臭鸭蛋,好好生活吧!小爱丽丝!如果想要第二胎,一封书信,孩子的爸马上就来,你和哈迪快快拜堂成亲,以免遭人唾弃,老僧去也…”说罢,如飞退去,留下万念俱灰的爱丽丝和仍自昏迷不醒的哈迪…淫僧这时心怀大畅,索性上仇敌蓝斯父女家寻仇,施暗算打趴了蓝斯,蓝斯家将死得死、逃得逃,全场剩下蓝斯爱女凯西孤身一人。

          淫僧缓步走向凯西,凯西心知不妙,一记backchop劈向淫僧,淫僧哈哈大笑,躲过劈击,一记重拳打去,凯西闷哼一声倒下。

          淫僧双手握上凯西双乳,嘴里调侃道︰“唔,细是细了点,但胜在软滑温暖,也算是极品。”跟着嗤嗤声响,淫僧双手不停,凯西身上衣衫片片剥落,倾刻间一丝不挂,凯西羞极欲死,一头撞向一旁梁柱,给淫僧拉住了,淫僧哈哈大笑:“小姑娘,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何必轻易自寻短见。老僧曾发愿普渡众生,不如让老僧指点迷津,教导你小姑娘观音极乐的途径吧!”这样说教出自一个身穿袈裟的老和尚身上,本是常事,但在凯西眼中,无疑是恶毒的诅咒,特别是淫僧看到凯西那若隐若现的体,心中欲火早已按捺不住,阴茎暴涨难耐,将下体僧衣撑起老高。

          淫僧索性脱去僧衣,七寸多长的粗黑阴茎尽现人前,充血的龟头还沾着刚才爱丽丝的阴液、初红,在阴茎前冒出头来,如毒蛇吐信等待咬噬另一猎物。

          淫僧一手捉着凯西,一手用力搓捏着凯西的乳头,那对乳房虽未完全发育,却已较爱丽丝为大,乳头还是淡淡的粉红色,坚挺软滑,双手往上搓拿,刚好握个满掌,带来柔滑手感。

          握着这么嫩滑的奶子,淫僧不觉越握越兴奋,不禁全力握下,张开大口流着口水,往乳头上咬去,直咬得乳头冒出血来。

          乳头上那一刹那的痛楚如被尖针刺下一般,大叫出声。

          蓝斯不忍看女儿受到这般凌辱,喝道︰“淫僧,我两私人恩怨,今日我落入你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却不该难为小女…”淫僧道︰“蓝斯,你这是痴人说梦。现在你们肉在砧板上,要杀要剐易于反掌,那用你来讨价还价。不过,若你想老僧放过你女儿,也不是没可能…”边说边把凯西连托带拉扯到蓝斯面前,用力把凯西双腿在蓝斯面前分开,伸手把凯西紧贴的阴唇张开︰“蓝斯,好好用你的嘴吧舐净这里。老僧已是七十多岁老人,也不用真个销魂,只要你弄得她兴奋,老僧看得过瘾,放过你女儿又有何妨?”蓝斯明知淫僧胡言相欺,但这却是唯一一丝希望,也希望藉此托延时间,等待体力回复,便不怕这淫僧胡来,毅然伸出舌头往凯西阴穴舔去。

          凯西到底还是处子,两片阴唇首次如此张开。

          阴道内一股膻味夹杂一种处子独有的幽香气味,加上蓝斯唾液,在蓝斯舌上和出一种独有的味道。

          凯西在淫僧凌辱下,早已身心受创。

          明知父亲委屈求全,但现在这般对待自己,终究难以忍受,一时急怒攻心,昏了过去。

          淫僧见凯西晕了过去,立时一拳打向凯西小腹,痛得凯西即时醒转,向蓝斯道︰“看,一点技巧也没有,闷得连女儿也睡了过去,枉你身为人父。若你不懂如何弄作,就让老僧亲自示范给你看吧!”蓝斯一听大急,向凯西道︰“凯西,兴奋吧!快些兴奋吧!”舌头努力伸入凯西阴道中出入磨动,在阴壁间摩擦,舌尖用力顶向凯西阴蒂,刺激凯西情欲,藉此增加淫水流出。

          凯西在父亲套弄之下,阴部麻庠难当,身躯不自主左右扭动,虽是万分不愿意,身体终究起了自然反应。

          淫水沿着阴道流了出来,顺着阴毛滴往地上。

          一时间,大厅上只听见淫水滴在地上的声响。

          淫僧虽说老当益壮,可始终是七十多岁老人,刚才破爱丽丝处子之身时,开山劈石,几经艰辛才进入桃源洞内,现在龟头还有点隐隐作痛。

          故此命蓝斯为凯西口交,一来对蓝斯加以羞辱,二来藉此挑动凯西淫水,令自己可轻易破处。

          现在见凯西淫水长流,淫僧知时机已到,把凯西托到身前,就要为凯西破开处子之身。

          淫僧道︰“不愧是老贼,连自己女儿也弄得这么兴奋。见你这么卖力演出,老僧一时技庠,也让我表演一下真功夫吧!”淫僧为了让蓝斯亲眼目睹女儿破身情景,把凯西整个抱起,作“观音坐莲”姿势,龟头顶着凯西阴唇,双手放开,站在蓝斯的面前。

          淫僧一放开双手,凯西整人下堕,淫僧龟头霎时插入凯西阴道内,一阵痛楚自下体传向凯西心头,凯西忙用双手紧抱淫僧项颈,阻止堕势,力保贞操,外表看来,反像凯西热情如火缠着淫僧做爱。

          淫僧笑道︰“有趣,看不出你这婊子还会玩这样花式。用力些箍紧我,不要这么淫荡给我插呀!”双手不停往凯西乳房、屁股用力捏握,满足手足之欲,张着大口,伸出舌头,往凯西俏脸舔舐。

          可怜凯西不单承受淫僧大力捏握,雪白的肌肤早留下一块块赤红的烙印,迎面而来的更是淫僧皱纹满布的丑脸,张口而噬,在自己脸上留下那恶心的唾液,最要命的是下体传来的阵阵刺痛,令凯西更加胆颤心惊,唯恐一时乏力,贞操断送在淫僧手上,只得强忍痛楚,用力箍紧淫僧项颈,身心都受极大压力。

          但是一名弱质女子,如何可以长久吊着自己身体,何况凯西先前遭淫僧毒打,体力早已不支,身体逐分逐分向下堕落淫僧那怒涨的龟头,阴壁逐分逐分扳开。

          经过半注香时间坚持,淫僧的龟头已临近凯西那宝贵的处女壁前,只消再入一分,凯西十多年的处子之身便要被淫僧夺去。

          龟头寸寸而进,被处女狭窄的阴道包裹压迫,早压得淫僧龟头麻庠难当,如今凯西阴道内早有淫水滋润,与刚才破爱丽丝处子时的干涩枯燥迥然不同。

          淫僧只感一阵温暖柔滑自龟头传至每条神经,如浴春风暖流之中,直至一阵粗糙感觉在龟头尖端出现,淫僧亦知已到处女神圣所在。

          淫僧道︰“想不到你这女娃儿也如此坚毅,能够支持这么久,好,若你能再支持半注香时间,老僧便大发慈悲,饶过你吧!”凯西喜极忘形道︰“真的吗?”即时抖擞精神坚持下去。

          哪知淫僧重施故技,不想凯西毫无生气,呆板板破了处子之身,特意用话提起她的精神,乘她一时松懈,双手突然环抱凯西双腿,握实凯西臀部,大力往下扯去,同时腰部一挺,整条七寸多长的阴茎一下子戳破凯西的处女膜,顺着阴液,直插到花心里去。

          淫僧大笑道︰“傻丫头,世上哪会有到口的猪肉不吃之理?何况老僧早说要教你观音极乐的道理,现在这式“观音坐莲”,弄得你乐不乐?爽不爽?哈…哈…哈…”凯西一心还存着一丝奢望,突然下体剧痛传来,大叫一声,连那盘坐着的双腿也忍不住分了开来,直如被一根粗木棍插进体内。

          那一阵痛楚叫凯西明白,自己以后都不是处子了,一切反抗、挣扎都变得毫无意义,凯西索性放开双手,任由淫僧环腰托着自己上下套动,任得淫僧龟头在自己阴道内出出入入。

          蓝斯坐在地上,听到女儿大叫,知凯西已被淫僧奸污,抬起头来,只见一丝丝落红顺着淫僧阴茎一出一入流下,确知已无侥幸,不禁流下英雄泪来。

          反观淫僧,用计骗得凯西满心欢喜,突然变为痛楚绝望的表情大大满足了心中报复。

          想到连仇人之女也成自己跨下奴隶,不禁更为兴奋,虽说刚才梅开二度,现在又再精力充沛,每次双手扯下凯西时,用力挺腰向上,每次把整条阴茎直撞往凯西花心之中,如擂柱攻城,即使城破,还是不停进攻,直把整个城门摧毁殆尽。

          插了百多下后,淫僧双手亦觉疲累,但跨下那话儿仍是昂首怒目,一点疲态也没有,便把凯西放在地上,换过姿势再度奸淫。

          由于淫僧对蓝斯极度憎恨,即使强奸凯西得逞,亦要将她尊严褫夺,令凯西母狗般趴在地上,自己一招“老僧推车”,像畜牲般奸淫凯西。

          凯西早已绝望无助,为免招来淫僧毒打,只有麻木听从淫僧指示,四肢趴在地上,抬起阴户,任得淫僧疯狂抽插。

          淫僧乐得大笑︰“蓝斯,看,你的女儿真像狗般听话。人们常说,龙生龙,凤生凤,果然不错,大淫贼生个小荡妇。哈…哈…”淫僧又道︰“噢…噢…真想不到,这么淫荡的娃儿,阴道会那么狭窄,夹得老僧这么舒服,果然是做淫娃的好材料。”一手更往凯西臀部用力打下:“用力些,夹实老僧的宝贝呀…噢…”凯西的尊严已给淫僧完全摧毁,淫僧叫她一声,她即时用力收窄阴户,让自己的阴壁与淫僧的龟头接触更紧贴,每次淫僧龟头插入,她便用力夹实双腿,阴户传来的痛楚,已变得麻木、没知觉了。

          由于凯西配合,淫僧越插越兴奋,不知不觉用更大气力往凯西阴户冲撞,随着阴茎抽插,淫水“滋…滋…”作响,每次淫僧整条阴茎撞在凯西阴唇之时,亦发出“啪…啪…”声响,如打着拍子一般。

          只听拍子越来越快,声响也越来越大,淫僧知道自己快要泄精。

          转头向蓝斯说︰“蓝斯,呀,不对,现在应该叫岳丈大人了,不要看小婿年纪稍大,其实小婿老当益壮,就让小婿用精液把凯西的子宫射个满着,好待明年岳丈大人抱个乖孙啊!”蓝斯即时道︰“不要!”凯西也抬头道︰“不要…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即时向前爬行,希望摆脱淫僧的阴茎。

          但体力衰微的凯西如何可以逃出淫僧魔掌呢?凯西还没爬前,双腿已被淫僧紧紧扣着,这时淫僧亦到泄精时候,用力向前顶上,精液经怒涨的龟头收缩,变得更有劲道,大量稠浊精液从跳动的龟头直射往凯西子宫深处,竹筒水管般射了一阵,停了,跳了一下,又再射一阵,直把凯西整个子宫淹没。

          凯西感受体内那一阵精液的冲击,整个子宫满涨难受,再没力气和意志支撑下去,双手一软,整个人匐伏在地。

          淫僧还不肯放过凯西,阴茎仍然死插在凯西阴道内,一丝也不放松,仿如木塞一般把射出的精液紧紧锁在凯西子宫深处。

          直至淫僧精尽茎软,阴茎才从凯西身上拔出,只见阴茎上沾满精液、初红、淫水,腥臭丑恶,淫僧走上前去,转过凯西的脸,把阴茎塞在凯西嘴里,套弄凯西的头,让凯西把阴茎舐净。

          ↑返回顶部↑

          目录